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海底两万里9
    能与卡洛斯会和许宁心里是高兴的,亚兹现在又是这种情况,多个人在身边总是好的。她只顾着高兴了,没注意到卡洛斯的脸色。

     “卡洛斯,你有治疗发烧的方法吗?”从揭穿卡洛斯的伪装戏码后,现在的许宁已经能把他作为一个在关键时刻有担当的男子汉,而不是只会捣乱的熊孩子了。就像此刻,她自然地向他寻求帮助,“亚兹烧得厉害。”

     许宁一边向卡洛斯述说亚兹的情况,一边埋头给发烧中的亚兹降温,她太专注于自己手上的事情了,所以没发现在她问完后,她所询问的人很久没有回话。当她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时间间隔已经长到奇怪的程度。她不由得抬起头看他。

     卡洛斯神色淡然,漫不经心的样子在此刻表现出来给人一种凉薄的感觉,许宁都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了。

     “卡洛斯?”

     被她异样的眼神一扫,卡洛斯这才开口问道:“烧得厉害?”

     “嗯嗯。”许宁松了口气,“我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烧得迷糊过去了,这么久了也没见好转。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卡洛斯的表现很冷淡:“我不是医生。”

     “民间偏方什么的……”

     卡洛斯打断她:“关潼,你自己都不知道,又凭什么期待我会知道?”

     许宁诧异。她看出来了,他哪里是冷淡,简直就是像被撩了逆鳞一样带着刺呢!尽管她不知道他的怒意来自于哪里……

     卡洛斯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怒形于色了,他紧闭上了嘴。

     许宁的脾气说不上好,但不至于被人一两句话就撩得生气,况且这个人还在不久之前保护了她。她沉默了一会儿,换了个话题:“你有没有哪里伤着了?”

     “没有。”卡洛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背绷得有点紧。

     “真的?”

     “骗你有意思吗?”

     许宁意有所指:“你骗了我很久。”

     卡洛斯又紧闭上了嘴。

     许宁懊悔自己说顺口了,尴尬地干咳了两声,她清了清嗓子,想把话题引向安全的区域:

     “你过来的途中看到琪卡了吗?”

     卡洛斯没有回她。

     许宁心下叹气,有点怀疑他是叛逆期到了。为了不激怒拧着性子的少年,她尽量把声音放柔和了:“如果你没什么事做的话,去周围找找琪卡吧,我怕那小姑娘出了事。”

     卡洛斯面无表情道:“恼我了?想赶我走?”

     许宁做了个深呼吸,挤出一个笑脸,她克制着自己,让自己不至于对中二病犯了的某只爆发,她“温柔”地说:“没有恼怒,我说过了,是我担心琪卡,希望你……”

     卡洛斯打断她,他垂眸扫了眼亚兹,最后看着亚兹牵着她衣角的手不动了:“你想和他独处?”

     许宁脸上的笑轰然碎裂:“卡洛斯,你是十七岁了不是七岁!能表现得稍微成熟一点吗?像刚离了奶的孩子一样无理取闹很骄傲?”

     卡洛斯看着她,她看着卡洛斯,两人相视近十秒后,他淡淡开口道:“人鱼不哺乳。”

     许宁一噎,有些不相信:“真的?”

     “真的。”

     “哦……不对,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在说的是你的态度的问题!”亏得许宁还记得把偏离主题的话题拉回来,“你到底想怎样?”

     “我想做的?”卡洛斯想也不想便说,“我想把这小子扔到海里自生自灭去。”他一边说一边示意性地看着亚兹。

     许宁惊呆了,因为他凶残又危险的想法:“……你确定没伤到哪儿吗?比如脑子?”

     卡洛斯泰然自若地说:“人鱼族会为了争夺配偶和竞争者决斗,甚至杀死对手。”

     “……所以?”许宁没太明白,他这话与之前的话题有什么关系?

     他淡淡道:“我希望他死去。”

     许宁:“……”惊恐已经不足以用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了,她看怪物一样看着他,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也没发出。许久之后,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他到底触犯了你哪里?”

     “他不该肖想我的所有物。”卡洛斯不吝啬地列出亚兹的罪状,当然在许宁看来,后者应该是无辜的。

     “……什么东西?”

     卡洛斯直视她:“你。”

     许宁:“……”果然还是中二惹的祸!

     就在她被他的言谈震得久久不能回神之时,她听见卡洛斯又开口说道:“我是认真的。”

     “没有人质疑你这点。”你是在认真地中二着。

     卡洛斯静静地看着她。

     许宁假咳了一声:“那什么,根据你之前说的,我可以做这样的猜测吗……你喜欢我?”

     卡洛斯坦然承认:“这事我不只说过一遍。”

     但没有哪次听上去让人信服,许宁想。她抛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说道:“既然你喜欢我,那我能不能任性地对你提点小要求呢?”

     “如果你不再关心你面前的那以坨的话,可以。”

     许宁默了默,然后她看到被指为“一坨”的亚兹难受地翻了个身,靠她更近了。

     “……”

     卡洛斯目光沉如水。

     “哈哈,别和一病人见识。”许宁讪笑两声,之后又有些好奇,“你为什么非得针对亚兹呢?他是我们的同伴,他现在需要你的帮助。”她把“同伴”二字咬得极重。

     “我会帮助他的。”卡洛斯说道,许宁一听欣慰得都快热泪盈眶了,然而还不等她的眼泪酝酿出来,她又听见他说,“如果他死了,我会帮他寻一个风水宝地,用最好的茈贝安葬他。”

     “……你太贴心了。”许宁被“感动”得脸都青了,“我对你没什么要求了,现在你能离开我的空气泡吗?”她强调了“我的”一词。

     卡洛斯的脸色变得比任何时候都要沉,他盯着自己的脚下很久,像座沉默的雕塑,许宁恍惚从他的身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古朴的城堡里,站在窗前的俊美血族静静地低头看着远方,他目光的尽头是他的玫瑰园,一园的玫瑰开得艳烈至极,他沉默地看着,初来的人类小女仆一抬头便看到了他。

     遥远的彼方,她觉得他寂寞极了。

     被触动了记忆,许宁有些呆愣,她看着少年模样的卡洛斯,一个不属于少年的名字差点脱口而出。

     ——夏里,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什么?

     ——我喜欢你,这件事,不是开玩笑。

     就在刚刚,她问卡洛斯他是不是喜欢她,他怎么回答的呢——这件事我不只说过一遍——是的,他这么回她,可就算如此,她依然把他的话当作戏言,就像当初认为西维尔只是在开她玩笑一样。

     也许,卡洛斯真的……

     她抿直了唇线。此时此刻,她陷入卡洛斯是否真的喜欢她这令她纠结不已的思绪中久久不能逃脱,因此,她没注意到卡洛斯已经把目光从地面转移到了她身上。他看了她很久,直到她发现了这点。

     许宁只觉得他的目光深沉得不像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她不自在地动了动:“你看着我做什么?”

     卡洛斯的回答离题十万八千里,他说:“关潼,你喜欢过一个人吗?”

     许宁闻言一愣。

     “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喜欢到愿意为那人的一个虚影留住时光。”卡洛斯的目光悠远,似乎沉浸在遥远的记忆中一样,“这大概算是喜欢了吧,但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喜欢着的那个人她欺骗了你,你会怎么做?”

     “……什么怎么做?你在背电影台词吗?”许宁眸光闪烁,她想起了自己,为了完成任务,她穿梭于各个世界中,顶着别人的驱壳靠近攻略目标,她做的一直都只是欺骗而已。虽说如此,她却不敢对号入座,只随口扯道,“是电影台词吧?是吧?!这台词忒矫情了。”

     “如果是我,我知道了我爱着的那个人欺骗了我,我会……”卡洛斯顿了顿,他俯下身覆在她的耳边轻声道,“竭尽全力让她也喜欢上我,然后……”

     他嘴角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

     许宁顺着他的话猜测:“甩了她,报复她?”

     卡洛斯不置可否。

     许宁认为他默认了,微微推开他一点:“不要这么阴暗啊,也许她只是……身不由己。”

     卡洛斯笑笑。

     见他笑了,许宁反倒沉默了。

     “可以和我走一趟吗?我刚到幽暗森林里的时候为你设置了一个惊喜。”卡洛斯弯腰绅士地朝她伸出一只手,“为了我喜欢的你。”

     许宁觉得卡洛斯今天太异常了,不是太想和他走,所以找了个借口:“虽然我很感兴趣,但我还要留下来照顾亚兹。”

     卡洛斯执着地伸着手,温和地笑笑:“你知道吗?这北海里有许许多多美丽的茈贝,我一定能为我的‘同伴'找到一个适合他的。”

     许宁瞪眼。

     卡洛斯主动拉过她的手:“走吧。相信我,等你看到了,一定会觉得惊喜。”

     许宁觉得他笑得挺瘆人的,他不想去,但她别无他法,只能被动地跟着他走。这个时候,她完全没想到,卡洛斯给她的“惊喜”竟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