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 海底两万里(完)
    【事情发生在大约两个月之前,罗塔学院的一名人鱼在开放海域遇险意外丧生,学校组织了全校师生前往幽暗森林祭送这名年轻的罹难者。

     少年卡洛斯也在送行队伍之中,幽暗森林地形复杂,缀在队伍尾巴上的卡洛斯一个不留意走失了,他误入了森林深处,在这里他遇上了难得一见的美景,也就是莹绿发光鱼群的表演,并在之后看到了一些让他惊讶不已的事情。

     那些立体影像一样的东西,就像是被他隐藏于心中角落里的回忆,此刻全数被释放,冥冥中似乎有声音在告诉他,那些不同的面孔不同的性格的“被攻略者”都是他自己。

     很奇特的感觉。

     他在幽暗森林待了很久很久,在他收拾好自己的心情走出森林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响起了一个声音,那声音告诉他,那个他世世深爱着的女子要来了,以关潼的身份。

     她要来完成她的任务,寻回他的记忆。

     于是,走出森林时,他佯装自己失忆了,并换了个性格,关注起他曾经一点也不关心的名为关潼的女孩,他制造了一系列轰动全校的事,让大家都有了一个意识:他和关潼的关系很好很好。

     他想他等待的那个关潼来时,不得不继续和他关系密切,因为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

     终于,两个月后,她来了。

     这一次,他要她不能离开。】

     和卡洛斯一起走完了一遍过往的回忆之后,许宁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她突然哑然失笑,有些自嘲的意味:“所以,你其实一直知道我在演戏?攻略对象一直是同一个人?噗,222还是这么爱坑我。”

     她此刻的面色苍白如纸,却仍然强作欢颜。在那些触目惊心的回忆中,她第一次看到了她离开小世界后的情景。

     第一世,她以游戏的态度无视系统的警告,然后她任务失败。

     第二世,是被系统惩罚的一世,她因为系统有意的误导,在那个世界停留了太多时间,然后她爱上了那个世界中的攻略对象。她因此体验到了系统的惩罚:爱而不得。

     她爱着的人先离她而去,她的孩子……那个孩子在几日没有见到父母后终于等到了爸爸的电话,承诺要把他从小榆山接回家,然而他的等待落空了,他没有等到他的爸爸,也没再见到他的妈妈。

     奶奶告诉他,爸爸妈妈有事去国外了,暂时不能接他回家,让他不要多想。他乖巧地应了。可是,他有时又会想,去国外的爸爸妈妈为什么不能带着他呢?

     从那以后,他爱上了呆在客厅里,却只是呆着,什么也不做。他只是想起,那一天,客厅里的电话响起来过,他的爸爸在那一天告诉他,他要接他回家。

     那是在他呆在小榆山的几个月内,第一次听到父母的声音,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很开心。

     第二世,少年百戈带着已经死去的她回到了克里星,可他不相信她已经死掉了,就一直抱着她。终于,他的邻居亚瑟忍无可忍,点破了她已经死去的事实。他一言不发地听着亚瑟的话,第二天一早就抱着已经开始尸腐的她回了赤炎星。

     他曾经的家已经被星盗一伙占领,他的突然闯入激怒了星盗,架起离子炮轰击他,他没有抵抗,抱着她艰难地往矿山的方向挪动,最终倒在了回家的途中。

     有星盗前来查看,却看到浑身是血的少年抱着已经腐烂的女尸,拖着着最后一口气,哀求他。

     “把我的家……还给我。”这是他死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克里星人的本体不是人形,在伤重时会退回兽态,然而少年却克制了本能,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都维持着人类的形态。

     因为这个少年曾经很落寞地思考,自己为什么不是和他喜欢着那个人一样,是人类。

     最终,他没有回到他的家,星际暴徒把他们弃尸在小湖中,他们相拥着沉入了湖中。

     第三世,血族公爵西维尔困住了时间,每日重复着莫里格拉小镇上的一段时光。最终,施展天赋耗尽了他的生命,他最后一次在杂物铺前等待她,告诉她,他在等她。

     在他预感到自己即将死亡的那一天,他首次结束了天赋施放,带着他的姑娘回到了艾尔利亚庄园,他在女仆们的欢呼声中告诉她们,他即将沉睡。他嘱咐女仆,把他沉睡的棺材埋入玫瑰园内,因为他喜欢的那个女孩说她喜欢玫瑰。

     于是,艾尔利亚最美的玫瑰园里沉睡着它尊贵的主人,以及主人的爱人。

     这是她已经经历的几个世界之后的情景,沉重得难以接受。

     “卡洛斯,你怨我吗?”虽然现在这么问显得有些矫情了,但她还是想知道卡洛斯的真实感受。

     “不,我爱你。”这是他的回答。

     许宁觉得这份爱沉重得压弯了她的脊背,她快要无力承受。

     “如果是我,我知道了我爱着的那个人欺骗了我,我会……”卡洛斯从身后抱着她说道,“竭尽全力让她也喜欢上我,然后……然后让她再也不能离开我,因为我是如此地爱着她,就算她曾经欺骗了我,我也不忍责怪。潼潼,我就是这么爱着你。”

     许宁不自觉地握紧了手,突然有了想要流泪的冲动,她的声音变得喑哑:“你想我怎么做?”

     事已至此,她已经决定了,不管他的要求是什么,她都要应下来。因为她欠他。

     卡洛斯道:“为了我留下来。”

     许宁眼睫颤了颤,良久她轻声道:“好。”

     ……

     几日后,罗塔学院的二年生野外训练实践作业检验成果有了结果,以亚兹为首的小组得了最高分,校方表示,组员亚兹为保护同伴受了重伤,幸而及时送到了医院,现在正在xx医院就医。

     此消息一经公布,全校的雌性人鱼都沸腾了,纷纷涌向医院,送爱心送关怀的数不胜数,由此可见校园风云的魅力。

     此时,强制谢绝了所有粉丝探望的亚兹正躺在病房的病床上闭目养神,琪卡正在窗边插花,她一边做着手上的动作一边说:“是我的错觉吗?亚兹,我觉得你的人气更高了,你是没看到那被拦在医院外的人鱼有多少,我差点没挤进来……关和卡洛斯不知道在做什么,明明说好一起来探病的……”

     她小声抱怨着,没看到床上的亚兹在听到关潼的名字时睁开了眼。

     “不会是迷路了吧?”琪卡猜测着,“上次在幽暗森林里,他们去帮你找药草就迷路了好久,如果不是我找到了你,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呢?唉!”

     给发烧的亚兹寻找药草是许宁和卡洛斯回到空气泡时给出的借口,单纯的琪卡一听就信了,这还让许宁有了些小愧疚。

     “他们……”

     琪卡正说着,病房的门从外面打开了,走进来的正是许宁和卡洛斯。

     “在说谁呢?”许宁先是朝着琪卡笑着打了个招呼,后有转向病床上的亚兹,打趣,“嘿!亚兹,你好点了吗?你可要快点好起来呀,不然咱们学院都快被女生们的眼泪淹没了!”

     亚兹:“……我尽量。”

     “你们刚刚到哪儿去了?怎么走着走着就不见了?”琪卡十分记怀自己被抛下了这件事。

     许宁闻言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她掩饰性地笑笑:“走岔路了而已。”

     事实上是卡洛斯知道他们要去探望亚兹,吃醋之下,把她拉到拐角壁咚了。这种事,她怎么好意思说呢?!

     琪卡相信了她的说辞,亚兹却没有。他的视线在她和卡洛斯之前来回打量,也不知道看出了什么,收回目光时,脸色有一刹那的黯然。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过去,临近傍晚,几人和亚兹告别离开,走出医院时,琪卡突然叹了口气。

     “怎么了?”许宁关切地问。

     “我觉得亚兹不太开心,他不喜欢我们去看他吗?”琪卡担忧地说,“他是不是不把我们当朋友呀?”

     许宁开解她:“别胡思乱想,我倒没觉察他哪里不开心了,他不一直那个样吗?酷酷的,就因为这样才吸引了这么的粉丝。”

     “是这样?”

     “一定是的。”

     “哦。”

     虽然这么说了,但琪卡还是觉得,亚兹一定在为什么事忧心着。

     因为琪卡还有事要做,他们出了医院就分开了,只剩下卡洛斯和许宁两人往学校的方向走。他们像是普通的情侣一样走在校园里,说说笑笑。

     临到宿舍楼下,他们停了下来。他亲吻着她的额头,她回他以微笑,就和每一对小情侣一样。

     “卡洛斯,我件事我想我必须告诉你。”

     “什么事?”

     “如果我不完成我的任务,终有一天,这个世界会崩塌。”许宁坦白了系统对她的限制,卡洛斯听完沉默了,许宁笑着道,“虽然有些自私,但这一次我决定了,我要和你一起面对世界的崩塌。”她耸肩,“到时候,估计有很多人咒骂这个世界,咒骂我这个始作俑者,你可要好好安慰我一下呀,我的心可是玻璃做的!”

     卡洛斯依然沉默。

     许宁笑着轻轻碰了碰他的手臂:“嘿,高兴一点吧,崩塌没那么快来!之前我不是在你的世界待过几年吗?也许还能坚持更久呢!”

     卡洛斯这才笑起来,他抱着她:“潼潼,你知道吗?我想和你在一起。”

     许宁心中一颤,不自觉地放轻了声音,她回抱着他:“我知道。”

     所以,她做了如此大的一个错误决定,她要因为他,负了整个世界。

     对不起。

     卡洛斯给了她一个吻。

     许宁回到宿舍时还沉浸在那个温柔的吻中,她笑了笑,竟觉得像个小姑娘一样羞涩。这一夜,她兴奋得难以入眠,她想着明天和卡洛斯的见面,想着后天,想着遥远的未来,然后她听到了房门敲响的声音,而此时正是午夜。

     她疑惑地起床开门,看清门外的人的脸时,她惊呆了。

     是卡洛斯。

     “宿管大妈她……”

     卡洛斯打断她:“潼潼,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许宁无奈地笑笑:“什么事这么急啊?”

     卡洛斯突然抱住她,很大力的拥抱,他将头搁在她的颈窝,这个动作他做了许多次,却没有哪一次像这一次心跳跳得这么快。他蹭了蹭她,轻声说:“潼潼,我没有失忆。”

     许宁脸上的笑僵住了。

     卡洛斯自顾自地说:“我没有失忆,我没有失忆,我……我好爱你,所以我不要看着你消失,我不想的啊。”

     许宁感觉到自己的脖子里滑进了凉凉的液体,她想起了她曾经向西维尔索求的眼泪,也是像现在的感觉一样,凉凉的。待她回过神来时,她发现自己的脸也湿了。

     “潼潼,我们不要这样消失,我会在……下一个世界等你……如果有的话。”卡洛斯笑着在她的额上印下一个吻,眼泪滴到了她的脸上,“下一次,我不会忘记你。”

     “叮,恭喜宿主任务完成,请……”

     许宁觉得自己的世界已经开始崩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