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娱乐圈那些事(完)
    紧迫的四个月拍摄时间一晃而过,许宁从剧场走出来,深深呼了一口气。天气转凉,冰凉的空气包裹而来,她不禁拢了拢大衣。

     今天她演了自己的最后一幕戏,而在这个期间,容晓一直没回来。

     她已经去“探望”一下她,她这么想着,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穿过街道转过街角,小辉腾安静地停在那里,丝毫不起眼。

     打开车门的瞬间暖气扑面而来,许宁舒服地叹息一声。

     “今晚的庆功宴,我这一离场,又不知道会惹出多少风言风语。”许宁将自己埋进座椅中,一边给自己系上安全带一边说道,“不合群什么的,天知道,我是这么随和的一个人!”

     说完,又笑起来:“不过,咱宝贝的生日要比这个宴会重要得多,这是毋庸置疑的。”

     驾驶位上的柏原很冷酷地补刀:“如果你再回去晚点,他大概会觉得你没那么重要了。”

     ——虽然明确关系在一起有段时间了,但两人的相处模式似乎并没有太大变化,该毒舌的时候也毒舌得很不留情面。

     许宁辩驳道:“你这是嫉妒他爱我更多。”

     柏原道:“如果你真要这么欺骗自己的话。”

     许宁:“……”

     小白菜五岁的生日只是小办,中午柏黎两家一众人在小榆山的柏家别墅相聚了一场,之后大家都心照不宣地把晚上留给许宁三人。

     生日氛围很不错,经过重生回来后几个月的努力,小白菜与许宁亲近了不少。

     许宁觉得很满意。

     晚上十一点,将累得睡过去的小白菜送到儿童房后,许宁就坐在他的小床边上看着他的睡颜,几分钟后,俯身给了他一个轻柔的额头吻。

     从儿童房里出来,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柏原。

     似乎是顺理成章地,两人拥吻在了一起。

     缠绵的一吻之后,许宁舔了舔唇,笑:“栗子味的。”和生日蛋糕一个味。

     医院。

     “据说你在这家医院,果然没错。”许宁将水果篮搁在一旁的小桌上,随意地说道。

     病床上的年轻女子背对着她,目光执著地看着病房的窗户,她的双手搁置在被单外,衬着浅蓝色的被单,显得纤弱又苍白。

     许宁以她自身的角度看去,只能看到她半张憔悴不堪的脸。她匆匆看了一眼便转移了视线,打量起病房的环境来。

     病床的床头柜上放了一个水晶果盘,里面的水果被切成了许多不规则的小块儿,当然,那种切法丝毫不显美感,反而像泄愤的“分尸”,从果盘底部的道道刮痕可以看出做这件事的人的心情有多糟糕。

     支离破碎的水果块儿已经氧化变色,水果刀就这么大大方方地毫不收敛地横在果盘里。许宁飞快地扫了眼那把水果刀,有个念头在她的心头滋生了,这个念头促使她对病床上的女子也就是因车祸入院的容晓说道:

     “看来你在这里呆的很愉快嘛。”

     “你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吗?”

     许宁坦然道:“是啊,难得今天有空。”

     容晓蓦地回过头,如此一来,她的整张脸便暴露在了许宁的目光之下,包括那道歪歪斜斜横贯半张脸的丑陋伤疤。

     很不幸地,容晓在车祸中毁容了。许宁意识这点,由此可以理解她此时暴虐的心情。

     容晓面容扭曲,曾经姣好艳丽的容貌尽毁,现下扭曲的脸更让人觉得可怖:“黎孟,你!”她气得狠了,一时之间有点忘词。

     许宁一愣之后很快恢复平静,她甚至笑了笑:“呀!你的脸怎么了?没事吧?”看似关心,实则句句戳人伤口,“你别太伤心了,反正以你现在的情况,回到娱乐圈的可能性也不大,容貌什么的,坏了就坏了吧!开心点!”

     容晓似乎被刺激得过头了,居然没有因此而暴怒,她似乎有点茫然,追寻什么东西似的喃喃了一声:“开心?”

     但这只是假象,下一秒,她突然双目瞪圆,操起一旁的水果刀猛然扑向许宁——

     利器刺入皮肉的声音让人牙酸。

     容晓半跪在地上,双手维持着握住刀柄的姿势,她抬头望着许宁笑了:“你死了,我才会觉得开心呢。”

     血液从伤口流了出来,滴到她的半跪的腿上,容晓见了,伸出手指点了点,又受惊地缩回手,随后再次伸出手……她痴痴地笑:“血……你的血流出来了呢……”

     她的瞳孔紧缩,一用力将水果刀抽出来,又捅了进去……

     血流连成线,滴滴答答地淌在地板上。

     容晓眼睛弯成月牙,愉悦道:“是红色的!”

     “嗯。”

     头顶传来的声音惊扰了容晓,她蓦地抬头,于是便看到了许宁的脸。

     腹部剧烈的疼痛差点没让许宁晕过去,她努力让自己站直着,低头与容晓对视上:“果然是红色的。”她的声音平静得不起一丝波澜,仿佛肚子被人开了一个洞的不是自己。

     违和。

     容晓脑中闪现出这个词语,残存的理智让她想起,她最初扑过去的时候,许宁似乎也没闪躲。

     “为什么?”

     许宁原本想朝她笑笑,不过胸腔的震动拉动了她的伤口,疼得她一抽,她只好收敛了笑意:“大概是因为你想杀我,而我……正好想死……两全其美。”

     说到这里,她再也坚持不住,踉跄着撞上了一旁的小桌,水果篮被打翻,水果散了一地。

     “杀人?不,不!我没想杀人……”容晓这才惊醒,她狼狈地手脚并用往后退着,“我没有想杀人,我……我……”

     她爬起来,疯疯癫癫地往病房外跑去。

     许宁漠然地看着她的背影,直到它消失不见。

     上一世容晓撞死了她,这一世也以她结束吧,让她背着一个杀人的罪名,算是报了上一世的无妄之灾。

     许宁这么想着,意识渐渐远离,直至完全陷入黑暗中。

     许宁没想到会以黎孟的身份再次醒过来,更没想到的是,她醒来后,发现自己的右手被一只黑色镣铐给铐在了床头!

     “……”

     风中凌乱。

     “222,为毛我还活着?”

     “因为你被救了。”

     许宁无声凝噎:“……你这原因概括得实在精辟。”

     这时,房间的门从外面打开了,进来的人是……柏原。

     “醒了?医生说你会在这几日醒,果然。”柏原似乎刚从外面回来,一身正装还未脱下,说话间,一边朝她走近,一边解衬衣的纽扣。

     “……这什么意思?”许宁动了动右手,暗示意味十足。

     她现在全身光果地被铐着,简直不能更像s|m现场!

     “你能放开我咩?我不喜欢这个谈话姿势。”

     柏原解上衣扣的手一顿,随后放了下来,他直白地拒绝:“不能。”

     许宁:“……”

     “你会碰到伤口。”

     “我会小心的。”她向他保证。

     其实她可以感觉到自己腹部的创口已经好了很多,也许她真的昏迷了很长一段时间,她想。

     “不能。”柏原还是拒绝了她的要求,“我喜欢你这个样子,不会乱跑,也不会再受伤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淡然,甚至漠然。

     许宁讪笑两声。

     借容晓的手离开这个世界是突发的念头,但想要离开的心却是一直存在的。而她的罪在于,在离开之前还接受了柏原的情。这是她的贪念。

     这一刻,柏原的话显然勾起了她的愧疚之情。

     她突然觉得累了。

     柏原察言观色的能力一流,见此问道:“想睡了吗?”

     “嗯。”

     见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柏原开始脱衣服,慢条斯理地一件件脱去,直到光果。

     这出乎意料的举动差点没惊掉许宁的下巴,她舌头打结地说:“你,你……这是病人福利吗?虽然福利是极好的,但我还病着呢,还是清心寡欲一点的好,所以……能劳烦你把衣服穿上?”

     柏原无视她的话,躺倒她的身边,调整她的睡姿,把她的脑袋拨到自己的肩头,完成了过程后才说:“睡吧。”

     肌肤摩擦的感觉让许宁起了一身的疙瘩,她看了看柏原,最后把心一横,闭上眼决定不做反抗了。

     她以为她不会那么容易睡着,事实却完全相反,在柏原的身边,她很快便入睡了。

     听着绵长的呼吸声,柏原无焦距地盯着虚空,良久,他眯了眯眼无声勾唇:“现在……你完全是我的了。”表情愉悦又满足。

     真好。

     许宁一天天好起来,而她惊悚地发现,柏原依然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她有点慌了。

     柏原不会想铐着她一辈子吧?

     太丧心病狂了!

     在她的伤口已经完全好了之后,她终于忍不住了:“柏先生,你准备啥时候放了我?”

     “觉得寂寞了吗?”柏原偏着头看她,“要我把小白菜接回来吗?”

     “不是这个原因。”被铐了几个月,许宁难掩焦躁,“你不能总是铐着我吧?”

     柏原坦然点头:“就是要一直铐着你。”

     许宁:“……”

     再好脾气的人被囚禁了这么久也会愤怒,更何况许宁的脾气并不算好,她闻言心火顿时就烧了起来。然而,还不待她发作,她便听到——

     “我爱你,黎孟。”柏原顿了顿,“不怎么的,我的心很不安。我只有把你这么铐着,才会让我相信,我不会失去你。”

     许宁萎了。

     柏原看了她一眼:“我去把小白菜接回来。”

     说完,他离开了这个房间。

     他离开了就没再回来。

     那天,木姨发现了被锁在卧室里的她,把她从几个月的囚禁生活里解救了出来,她还来不及高兴就被告知,柏原在去往小榆山的绕山公路上车祸坠崖了。

     她没能参加他的葬礼,因为她原本痊愈的伤口突然急剧恶化,短短几日便回天无术。

     她甚至没来得及好好安慰失去父亲的小白菜。

     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她终于顿悟了,她上个任务失败的惩罚叫做——

     爱而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