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娱乐圈那些事⑲;
    晚枫苑的电梯中。

     这个狭小空间里的空气似乎都比别处稀薄,气氛有点凝滞。

     “柏原。”

     虽然是肩碰肩并排站着,许宁在说话的时候并没有转头看向身边的人,她直视着前方的虚空,眼也不眨。

     稍一停顿后,没有听到她接着说下去,柏原主动问起:“什么?”

     “我……”

     也许是时机把握不当,电梯恰巧在这个时候停下,许宁的话也因此被打断。两人相视一眼,许宁扯了扯嘴角:“回去再说吧。”

     没有小白菜的家稍显冷清,尽管灯光大炽,也依然难以回升一点温度。

     许宁环视一圈,最后把墙根处的一盆小型盆栽作为目光的落点,她看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

     “柏原,我们谈谈。”

     柏原没有异议。

     客厅的灯光太亮,似乎连最隐秘的内心都无处躲藏。许宁并不觉得这里是个谈话的好地方,于是她提议去了阳台。

     晚风是夏日最好的馈赠,在这里,许宁原本紧绷的神经也稍微放松了下来。她坐在阳台的藤编座椅上,双手放松地搁在腿上。

     “柏原,你知道的,我一直把你当作朋友。而现在,我想……我是说,我在这几天都有仔细想过……”她顿了顿,声音低了下去,“我想,我大概要失去你这个朋友了。”

     坐她对面的柏原抬眸看她,眼中酝出如墨一样的颜色。

     许宁从与他的视线交缠中抽身而出:“我想我爱上你了。”她的声音很轻,说到后面更是近乎呢喃。

     而她表白的对象只是沉默。

     许宁不以为意,她似乎并不觉得原本约好的“谈谈”演变成了自我倾诉有什么不好,她自顾自地说:“你说的没错,我想逃离你。”

     说到这里,从一开始就表现出气定神闲的柏原的脸色才微微变了。

     “因为我并不是一个只凭着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就甘愿守着它,小心翼翼过活的人。相反的,如果我所爱的人如果不能回报我以同等的感情,我宁愿将这份感情抛弃。”

     许宁看向对面的人:“柏原,如果你不能给予我一分不差的爱,那么,我希望你能放我离开。”

     静默。

     近两分钟的沉默之后,柏原首次在这场对话中开口了:“你想怎样?”

     “咱们离婚吧。”这是许宁给出的离开的方式。

     柏原似乎不为所动,连坐着的姿势动没动一丝一毫,他只是问:“你真这么想?”

     “好吧,我承认我是个贪心的人。”许宁耸肩笑笑,“我希望你爱我,可是你能做到?我想做你最特别的那个人,想成为你全心信赖的那个人,可是,这仅是我想而已。”

     她自嘲道:“我连取得你最基本的信任都做不到!”

     说到这里,她直视他:“柏原,你信任我吗?”

     柏原没回答。

     许宁失望。失望之余又有点愉悦。一方面,柏原没回她昭示着她的任务又失败了,另一方面,她……其实有点高兴,对于自己的失败。心情正复杂之时,柏原开口了。

     他问:“我说我信任你,你就不离开了?”

     “或许呢。”

     柏原淡淡道:“我不信任你。”

     许宁:“……”

     她被柏原直白的回话直接噎住了,她分神在脑海里疯狂地质问系统:“222,你给我的剧本矫情也就算了,为毛还这么没用!”

     是的,上面那番有违许宁自身风格的深情倾诉完全来自系统的友情相助。之前在车上听到柏原对她抱有怀疑时,她有点慌神了,这个时候,系统主动伸出了援助之手,告诉她按照它的剧本来的话就能化险为夷,顺利完成任务。

     事实证明,这都是……狗屎啊!

     亏她还演的那么卖力!

     到头来啥用都没有!

     不开心。

     许宁最终还是没忍住,问道:“222,老实交代,你这狗血剧本是从哪儿来的?”

     “叮,系统忙碌中。”

     许宁:“……”

     #我的系统总在坑我#

     许宁得出这个血一般的教训。

     事情并没有因为她轻信了系统导致做了一场无用功而就此结束,她很快便尝到了更加惊悚的后果——

     “我不信任你。”柏原再一次如此说道,就在许宁在心中默默吐槽他没必要把这话说两遍时,她听到他接着说道,“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爱你。”

     许宁:“……”

     Σ(°△°)︴

     下巴都要惊掉了好吧!

     或许是许宁的反应和自己想象中的不大一样,柏原默了默,问道:“你不高兴?”

     “……高兴。我有点高兴过头了,现在急需冷静一下。”许宁再没有一开始的装13悲情姿态,猛地站起来,“那什么,我上楼冷静一下好了,咱们下次再谈!”

     她从阳台上进屋,抬步往楼上走。她走得并不快,因为她的身后始终有一个小尾巴,而这个小尾巴还试图跟着她进入她的房间。

     她再也不能装作没看见,在卧室的门边停住,回头:“柏小朋友,你跟着我的目的是需要我给你讲床头故事吗?”

     柏原淡然道:“我只是觉得,既然我们已经互相表明心迹了,那么再分房睡是不是有点不合情谊了?”末了,还轻飘飘地加了句,“你觉得呢?”

     许宁再一次唾骂系统,脸皮子抖了抖:“我觉得万事还需循序渐进。”

     柏原道:“嗯,所以我只是打算睡你的床。”

     这一定是一句有内容且内涵的话!

     许宁嘴角抽了抽:“……它一定觉得万分荣幸!”

     ……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互相过招,最终以许宁的失败告终。失败的结果——她被迫多了一个“纯洁”的枕边人。

     事情发展的趋势越来越不可控了,在入睡前,许宁皱着眉头这么想。

     第二天。

     许宁醒来的时候花了整整五分钟让自己承认,自己确实是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再花了五分钟让自己接受这个男人是柏原这一事实。

     而这个事实让她心率有点异常。

     她正要装作若无其事地翻个身离开这个令人尴尬的怀抱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柏原熟悉的声音。

     “醒了就早点起来。”从他的话中可以听出,他早就发现她醒了。

     许宁装死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睁开了眼。

     “你醒的好早。”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往常一样。

     柏原淡淡道:“如果不是你一直往我这边凑的话。”

     许宁默了默:“我的错。”

     “嗯。”霸了她的床的柏原极坦然地接受了她的歉意,这让原本拥有整张床的使用权的许宁很是无语了片刻。更加让她惊讶得失了言语的是,接受了她的道歉后的柏某人面瘫着脸,低头就给了她一个早安吻,末了还面无表情地道了声“早”。

     许宁不禁抽了抽嘴角。

     柏原镇定地给出解释:“循序渐进的第一步。”

     许宁想要装作不在意,但她的伪装在柏原出其不意的攻势下,越来越薄弱。她甚至相信,再这么暧昧下去,她引以为豪的伪装将完全碎裂。

     她将无处可逃。

     想到这里,她生硬地转移话题道:“今天的早餐不知道会有些什么?”

     柏原扫了她一眼,没有搭话。

     早餐依然是由木姨精心准备的,原本是愉悦的早餐时间,却因为柏原在旁而生生让这份愉悦打了折扣。这并不是说许宁享受独自用餐的时光,甚者,她是一个容易孤独的人,她喜欢和人在一起,但是……显然,她现在更需要与柏原拉开一点距离。

     因为他的存在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她。

     如果她是黎孟,或者,是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她也不会逃避得这么狼狈。

     她终究要离开这里,而且这个时限不会太长。

     早餐过后,许宁收拾了一下准备去剧组,就在她松了口气以为要与柏原分开的时候,柏原的一个举动又让她不镇定了——

     他要送她去剧组!

     “循序渐进的第二步。”柏原说。

     “……”

     “你好像很不情愿?”

     许宁脸上堆起笑容,僵硬道:“哪里!只是没想到做了一回偶像剧的女主角。话说,你真的不觉得咱们这样特腻歪吗?”

     “不觉得。”

     “……是吗?我也觉得这样……刚好。”

     驾驶的依然是低调到没存在感的辉腾,为了与这低调搭配,他们选择在基地远处就停车。许宁从车上下来,和柏原说了两句就往基地的方向走,走了一段距离,她鬼使神差地停了脚步。

     这一边唾弃自己这少女式的举动,一边又忍不住回头。

     然后,她就看到了远处的柏原。

     他远远地站在那里,似乎会一直看着她离去。

     不知怎么地,她突然有点伤感。

     她总是这样,一边告诫着自己这个男人不可能属于自己,一边又不禁心动。

     这一刻,她真真意识到,她是真为这个男人沦陷了。再也不能欺骗自己。

     ……

     许宁没想到自己会跑回去,等她意识到自己干了这件蠢事的时候,厚脸皮如她都差点绷不住脸红了。

     柏原见她回来也不觉得奇怪,好吧,从他的那张面瘫脸上也看不出什么奇怪不奇怪,他只是问道:“有事?”

     “那什么,我突然想起我的剧本落车上了。”事实上,熟知剧本的她根本就没带剧本出来。

     “嗯。”

     许宁装作在车上寻找了一番,又退出来,颇有些苦恼:“好像落在家里了,算了……哎,我走了。”

     说着就要转身离开,转身时,一只手伸过来握住了她的手。

     许宁低头看着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只是看着,许久。

     “柏原,你可以把你的信任交给我吗?”她的声音带了些喑哑,“拜托了。”

     第一次看到这样低沉的许宁,柏原愣了愣,手心的温度给了他安全感,让徘徊在与许宁同样的不安中的他找到了点安定感,他最终还是点头了。

     “好。”他说。

     “叮,恭喜宿主主线任务完成。”

     脑海里响起了熟悉的声音,许宁有点木然。

     “我什么时候离开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