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娱乐圈那些事⑪;
    g市的木北私人会所的休闲娱乐与餐饮服务都发展得很不错,以独特的品味吸引了一批g市名流。会所的餐饮区设在休闲区旁边,当穿过花木小道,拾百级旋转梯而上,就会顺利到达餐饮区内的特殊主题区——空中餐饮区。

     这里之所以叫做空中餐饮区,是因为这个餐饮区的地板采用了单面可视的特殊玻璃,从餐饮室内可以清楚地看到脚下的花房。

     空中餐饮室没有沿用一般餐厅的奢华格调,而是更凸显主题一些,别具一格的设计透着清新雅致,深受木北会员的喜爱。

     许宁也随大流地选择了这空中餐饮室,她预定下了其中一个包间,早早地来到了这里等着柏原等人的到来。很幸运,柏原并没有让她等太久,很快就依约带着杨曦以及她哥来了。

     在一行人进到包间的那刻,许宁清楚地看到了杨曦微变了脸色。她很满意她的反应。她笑着对身边的小白菜道:“宝贝儿,乖,去把照顾你的阿姨请到你旁边坐着。”

     小白菜抬眸看了她一眼,倒也没拆她的台,依言跑过去了。不过他请人的方式和常人有所不同,他只是站在隔了杨曦几步远的地方,拿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直直地看着她。

     “这孩子就是嘴笨。”许宁站起来,对着杨曦笑道,“杨小姐这边坐。”

     杨曦脸上的笑柔柔的,她道:“子衡很可爱呢。”说着就想去牵小白菜的手,小白菜退后了一步,转头就扑向了柏原。

     杨曦有点尴尬地收回手。

     柏原稳住扑过来的小白菜,牵着他走向餐桌,一边走一边道:“都坐着说话。”有点解围的意思。

     于是几人陆续落座。

     餐桌上的安排是,许宁坐在柏原旁边,她的另一边坐着小白菜,小白菜的旁边坐着杨曦,杨曦旁边则是她哥。这个排位很正常,可是气氛却有点凝滞。至于凝滞的原因?许宁想,大概是这位杨小姐没料到自己也在场。

     许宁可没准备把自己当成多余的,这有违她的初衷。但在菜上桌之前,她暂时也没做什么事。

     木北的服务水准对得起它高达百万的会员年费,上菜的速度也是一流,这稍微缓解了一些现场的尴尬。可是,这与许宁的意愿相违背,她要的就是这么尴尬下去,于是她在气氛趋于缓和的时候开口了。

     她端起桌上的酒杯,对杨曦道:“杨小姐,我敬你一杯,感谢你替我照顾菜菜。”

     杨曦稍一迟疑也端起了酒杯,她仿佛有点不好意思:“别这么客气,我也没做什么。”

     “我要感谢的就是你这份‘没做什么’。”许宁笑笑,在对方的疑惑表情中继续道,“你给我儿子留了足够的个人空间呢,要知道,我和他在一起的话,我一定会强迫他待在我身边,所以他这么烦我。”

     她在暗讽她没尽到照顾的职责。

     杨曦手上的酒杯小幅度地晃了晃,漾开了一层层的酒纹。她尴尬地举着酒杯,嘴角的笑有点僵硬。

     谁都能听出许宁话里的暗讽,她自然也能。

     用言语中伤别人完了的许某人很无害地笑笑:“杨小姐尝尝这里的菜色,据说挺别致的。”

     “……好。”

     气氛比之前还要尴尬。

     在桌的两个男人没参与这场“战争”,很“专心”地用着餐。

     许宁一改以往的风格,在餐桌上特别活跃。她“感谢”完了杨曦,又去骚扰小白菜:“菜菜啊,你不去感谢杨阿姨吗?”

     再次被提名的杨曦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

     “这样可不行。”许宁教育这小白菜,“杨阿姨可是教会了你坚强的一面呢,我之前就不知道菜菜这么厉害,摔倒了也会自己爬起来,不哭不闹,棒棒哒!快去谢谢……”

     许宁话说到一半停住了,因为餐桌上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意外,杨曦不小心碰倒了酒杯,酒顺着餐桌流到了她的腿上,湿了一片。

     “啊!”杨曦低喝一声。

     几人看向她。

     许宁默了默,抽了纸巾递给她,似笑非笑道:“小心一点啊,杨小姐。”

     “不好意思。”她站起来,“我去下洗手间。”说着就匆匆出了包间。

     许宁把视线从她的背影上收回,拿了餐巾慢条斯理地擦着手,等做完了这个动作之后,她才对着在桌的说道,“我去看看她吧。”末了,又打趣道,“万一她迷路了,找不到包间了,这顿感谢宴可就缺了主角显得不美了。”

     说完她也离席了。她离开后,包间内的杨首席对着柏原道:“我很抱歉……”

     虽然不知道经过,但从许宁字字针对自家妹子的话语中,他可以猜到几分,也因为猜到了,他更觉羞赧。

     柏原停下了用餐,看了看小白菜,没说话。过了几分钟后,他才淡淡道:“公司的这次投资你多注意着,要是风险超过了预算一定要及时抽身,别贪利。”他这话算是把这事揭过去了。

     这位分析师松了口气:“您太太可真厉害。”

     柏原眼里划过浅淡的笑意:“这爱记仇的性子一直没变。”

     另一边,许宁来到洗手间的时候,杨曦正在洗手台前清理衣服上的酒渍,见她进来便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你针对我。”她语气肯定。

     “嗯。”许宁大方承认。她从镜子中看到杨曦微低着头,滑下的头发遮住了她半边脸,这让她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她没有执着去探究对方的内心,耸了耸肩不在意道,“所以?”

     杨曦突然抬头,她笑得张扬:“所以,你很不安吗?害怕我抢走你的男人?”

     许宁:“……”

     在这一刻,她承认,她被对方少女式的脑补堵得哑口无言。她的灵魂受到了对方的会心一击,被对方强大的想象力以及无人可企及的自恋程度深深震慑了,久久不能恢复。

     杨曦悲悯地看着她:“那位柏先生似乎并不怎么喜欢你呢,喜欢一个人是可以从他看对方的频率看出来的,那位柏先生在用餐时看你的次数……寥寥无几。你很不安吧,因为似乎就算有了孩子,你也依然没抓住你男人的心呢。”

     许宁被深深折服了,因为这个似乎对风月对爱情别有研究的女人。

     “你好像挺有经验?”

     杨曦恨恨道:“你所倚靠的也只有那个不爱你的男人而已,没有他,你以为你凭什么能这么肆无忌惮地讽刺别人!”她恨极了许宁在餐桌上含沙射影地暗讽自己,对此不能释怀。

     许宁很无辜:“我觉得倚靠他足够了。”

     “那么如果你失去他了呢?”杨曦嗤笑了声,“你看紧着点吧,这么抢手的男人可是很容易被人抢走的。”

     许宁:“……劳烦你担心了。”

     杨曦高傲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出了洗手间。

     “杨小姐……”许宁叫了她一声,后者没应她,踩着高跟鞋姿态高慢。

     许宁:“……”她其实想告诉她……她那薄薄的裙子沾了水什么都遮不住……

     呃,这人也不知道刺激到了哪个点,竟然忘了处理就出去了……

     许宁出去的时候看见一人双手环臂悠闲地倚着墙壁,路过这里的人不多,所以这么一个人突兀地站在这里自然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好奇地看过去,恰逢那人抬头,两人视线相接。

     两人对视间那人开口道:“原来你高傲的资本来自你有一个出色的老公。”

     许宁惊讶地挑眉:“容小姐。”

     容晓抽出一支女士香烟,也不点上,只是拿在手上把玩着,雪白的香烟衬着她白皙纤长的手指,别有一番诱惑,她说:“我最讨厌你这样的人了。”

     “因为我的态度?”许宁还没有忘记她给自己的形容词为“高傲”。

     “因为你的幸运。”容晓道。

     她并不觉得许宁的态度有什么不好,她只是不喜欢她的幸运。因为幸运,所以可以不像别人那样,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才能获得同等的成功,因为幸运,所以她比别人失去的少。

     “我讨厌这么幸运的人。”

     “我的错。”许宁没什么诚意地为自己的“幸运”道歉。

     容晓嗤笑:“你还有一点让人实在喜欢不起来。”

     许宁虚心请教:“什么?”

     容晓睨着她:“矫情又虚伪。”

     ……

     许宁再次回到包间的时候,包间里已经没有了杨姓兄妹的踪影,她不觉奇怪。好吧,要是还能见到他们,她才觉得奇怪呢!对此,她小声嘟哝了一句。

     “啧,怎么都走了?也不打声招呼,太失礼了。”

     嘟囔完了,她走到白菜身边,摸了摸他的脑袋:“菜菜,你今天怎么也不等我睡醒就跑了?”

     小白菜没理她,她也不在意,走到柏原身边坐下,说:

     “柏先生,咱们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