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娱乐圈那些事⑭;
    cara曾经带过不少当红明星,在业界也相当出名,容晓认识她也在情理之中。可是让许宁在意的是,容晓对见到cara一事比其他人反应大了许多。

     “黎孟是签在cara名下的艺人吗?”容晓问。

     许宁没有遮瞒:“即将是。”

     “真是令人羡慕的好运呢,cara可是很厉害的经纪人,有她的帮助你前面的路走得要别常人顺畅得多。”容晓没注意到自己在说这话时眸色较平时更深一些,笑容也比平时更……勉强。

     许宁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口不对心,只是没有指明。

     “我也觉得自己太幸运了。”她谦虚地笑。

     一旁听得忘我忘记离开的某路人听了她的话,虚火都要冒出来了,她何止幸运?!先是影帝的赏识让她顺利进入这个剧组,后又有著名经纪人一路护航,这简直让那些累死累活熬成白骨的演员们眼热到想罔顾人性道义灭了这个妖孽!

     呃,所以说,如果一个人太顺风顺水了,最是招人嫉恨。

     容晓觉得许宁的笑碍眼极了,因为这个在她看来示威一样的笑容,她那被遮掩起来的恨意又要翻涌而出了。她僵硬地扯了扯嘴角,勉强在公众眼下维持住自己的形象:“真让人羡慕……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说完,就离开了。她离开后,许宁见那个叫谁谁的路人演员还呆着没动,乐了:“这位小姐,你还要留下来欣赏我的潮流造型吗?虽然我不拒绝,但我担心你看久了会觉得审美疲劳。”

     旁观了这么久,那人也不大好意思,她讪笑了声:“呵呵,我正要离开呢。”说着走得有点不情不愿,唔,她还想再听听八卦呢!

     “怎么弄的?”见不相关的人都离开后,cara才问道。

     许宁不在意地说:“不知道,大概是某些人的小恶作剧吧。”

     “与人相处的技巧也是一个明星必须修习的基本课程。”cara不苟言笑,“像你这样的,连及格线都够不上。”

     许宁道:“好吧,我错了。”

     两人谈话过后,cara开车载她去公司签订合约,完了又“顺便”送她回家,从这一点可以看出,这个cara强势的外表下还是有一颗柔软的内心的。

     在晚枫苑的楼下,cara赶在许宁下车前问她:“需要给你配个助理吗?”

     许宁想也没想便回答:“暂时不需要,我一个小新人太抢眼了,不然下次被泼的就是墨汁而是硫酸了。”现在的她一点也不想自己在他人眼中,变成更加“幸运”的存在!

     cara无声赞同。

     许宁回到晚枫苑时意外地发现柏原也在家,不仅如此,家里还多了另外一个人,当那道比cara更加有压力的目光落到许宁身上时,她觉得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

     “掉下水沟了?”那人冷淡地问。

     “……没有。”许宁把求救的信息顺着目光递传给柏原。

     柏原接收到她的求救信息,很冷酷很无情地无视掉了。

     许宁心碎了一地。

     “妈……”求救无效,她小声地喊了一声。

     黎家的当家主母朝她抬了抬下巴,眼神仿佛化成了实质重重地压在她身上,她问:“被人欺负了?”

     “没。”许宁喏喏道,“掉下水沟了。”

     黎母沉默。

     许宁在对方的沉默中痛苦地煎熬着:“走着走着一不小心就给掉下水沟了,真的。”

     “你的冷幽默比以前更冷了。”黎母面上表情滴水不漏,“据说你进了娱乐圈。”

     许宁那张肖似黎母的脸扬了扬,豪言道:“誓将您的优良基因发扬光大!”

     “不错。”黎母点了点头,赞成了她的做法,“你也就那张脸可以看了,能把自己唯一的优点发散出来,还没笨到无药可救。”

     许宁心情复杂,黎孟的记忆中,她很少被自己的母亲称赞,没想到重生以来的第一次赞扬竟然是因为自己靠脸吃饭的举动,这心情……五味陈杂啊!

     “……您说的是。”面对这位母上大人,她连挣扎都放弃了。

     “别再让人欺负了。”黎母目光鄙夷,视线在她身上布满墨渍的上衣上兜了一圈,“很难看。”

     “……我尽量。”

     黎母站了起来,明明是和许宁差不多的身高,却无端给人更高一些的错觉,她冷淡地开口:“要是在娱乐圈混不下去了就回来。”

     虽然语气冷淡,但话的内容还算暖心。

     许宁心中一暖,动情地看着她:“妈……”

     黎母打断她:“回来再生个孩子,你虽然劣质了点,但生的孩子还算优秀,这也算为黎家做点贡献了。”

     她虽然不是真的黎孟,但她顶着的这副皮囊是啊,她现在有点怀疑,这黎孟真的是亲生的吗?!

     许宁嘴角抽搐:“……我努力。”

     黎母得了她的保证,这才离开了晚枫苑。她一离开,许宁立马瘫软在了“菜青虫”上,短短的几分钟的对话却榨干了她所有的精力,现在只剩下喘气的劲儿了。

     柏原在一边悠闲地用着茶,许宁撩起眼皮刮他。

     “无情无义冷心冷肺薄情寡义的魂淡!叛逃!”许宁哭丧着脸,“柏原,咱们再也不能愉快地做朋友了!”

     柏原淡淡道:“伯母为担心你而来。”

     许宁收敛了表演欲,龇牙:“我知道。”只是……母爱这东西果真沉甸甸的,沉重得……难以承受。

     “你说我要是真混不出来该怎么办?你能借我使用一下咩?借我生个孩子?噗!”许宁说着说着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柏原没有笑,他的面部表情向来匮乏缺失:“如果你需要的话。”

     许宁朝他竖拇指,给他发了一张好人卡:“够朋友!”

     柏原看她一眼没说话。小白菜去了兴趣班还没回来,家里少了一个人,许宁有点不适应,说起来,她有点想他了。

     “你衣服是怎么回事?”柏原问她,

     “就是你看到的那么回事呗。”许宁不以为意,“咱们不能要求每个人都成熟,总有那么几个小朋友还活在恶作剧期。”

     柏原顿了顿:“需要帮忙吗?”

     许宁摆手:“不用,我自己会处理。”

     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过后,许宁站了起来,她对着柏原道:“我去换洗一下。”

     “嗯。”

     柏原的视线追随着她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后,这才收回目光。

     许宁再次下楼的时候,楼下已经没有了柏原的身影,她给自己弄了点果汁,从厨房里出来时听到了手机来电铃声,她停下手上动作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视线内,一只黑色的手机安静地躺在沙发上。

     是柏原的。

     许宁没有窃取人家*的意思,她随便扫了眼,准备将它拿给柏原,然而当她拿起手机的时候,余光却扫到了来电名称——

     杨曦。

     许宁:“……”

     她还没有忘记那个充满少女气息的示威。想不到杨曦还真准备向柏原下手。啧,似乎挺有趣的。

     电话已经断了又响了好几次,看在对方的毅力上,许宁也准备顺手帮她一把,于是她拿着手机去了柏原的房间。

     “有事?”柏原站在门后问。

     许宁把手机递给他:“有人找。”

     柏原接过来,在看清来电人之后,没有犹豫地挂断了。

     “这么无情?”许宁戏谑道,“人家可是坚持不懈地打了好久,你该伤着人家的心了。”

     柏原把手机随手揣进兜里,抬眸看她:“你很关心?”

     许宁回他:“你知道的,出于朋友的关爱。”

     柏原看出了她看想热闹的本心,淡淡道:“收起你多余的关爱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你把战火往我这儿引的吧。”

     这两天杨曦确实往他这里打了不少电话,他也的确感受到了她对他存在那方面的意思。可是,在他看来,杨曦不见得真喜欢他,这里面女人的虚荣心大概占了大部分。

     许宁满脸无辜:“这次你可猜错了,我什么都没做。”一切都是杨曦自己的脑补嘛。

     柏原显然不相信她。

     许宁瘪嘴:“你不能质疑我的人格。”

     柏原不想和她胡扯,很粗暴地抛出了结束语:“还有事?”驱逐意味十足。

     许宁默了默:“……别这么无情啊。”

     柏原直直地看着她。

     许宁举双手妥协了:“好吧,你继续,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