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娱乐圈那些事10
    在私人会所遇到彼此,两人都有些惊讶,不过柏原的惊讶更多一些,他实在想不出许宁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他将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

     “你在这里做什么?”

     许宁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好隐瞒的,于是坦诚道:“原本想来找点乐趣的,结果……很无趣。”

     好吧,她的坦诚很笼统朦胧,实际有用信息为零,不过她没准备多做解释,反而转而问道:“小白菜呢?你把他带哪儿去了?”

     这就是柏原从房间里出来的原因。

     其实他这次来会所是为了处理公司的事情。几年前他注资成立了一家不大不小的投资公司,近两年前金融市场前景大好,他的投资公司也借势发展得不错。不过,虽然作为公司最大的董事,但他很少参与公司的决策,只有涉及重大投资才会参与。

     这一次,他就是应了公司几个高层来这里处理公司的投资事务。至于为什么不在公司处理,原因很简单,他低调惯了,没有必要,他一般不会出现在公司里。

     有关投资决策的讨论就发生在他出来的那间房间里,现在讨论已经接近尾声,他脱身出来准备去接小白菜。

     “他在娱乐区的三号桌球馆。”柏原对她道。

     许宁听后微微皱了眉头:“你让他一个人呆那儿?”

     不难猜测,柏原来会所多少与公司的事务有关,她也曾经见到过。处理公司事务的时候带着孩子总是不方便的,许宁能理解,但理解归理解,但是对于他将小白菜扔桌球馆一事,她可开心不起来。

     柏原当然不会把小白菜单独扔桌球馆,他解释:“有人带着他。”实际上,他原本是把小白菜带在身边的,只是见他无聊,正好公司的首席分析师的妹妹也在会所,就托她带着他去了娱乐区。

     “谁?”许宁反射性地问了一句,问了之后又觉得问这些意义不大,她不等答案自顾自地接过话来,“算了,我去接他吧。你……你的事情处理好了?没有的话就继续吧。”

     柏原深深看了她一眼,默认了她的安排。

     尽管许宁打断了柏原的话,但柏原还是把带着小白菜的那位姑娘的身份简短地介绍了一下。许宁可有可无地听了,听完之后就穿过休闲区往娱乐区的方向走。她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所以还算熟悉,因此很顺利地找到了三号桌球馆。她进了桌球馆,根据柏原留下的信息,找到了目标房间。

     房间的门没关,许宁一下子就看到了她家小宝贝。除了小白菜,桌球室里有几名年轻男子,以及正和一名男子说话的女子。那名女子衣着时尚,和男人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地带了些挑逗意味。

     当然,这很正常,来私人会所消遣的,更多的消遣的不是娱乐项目本身,而是在这些项目制造的良好氛围里,玩一些……你情我愿的游戏。

     这位正顺应环境玩着名为“你情我愿”的游戏的女子大概就是柏原说的杨曦吧,公司里那个首席分析师的妹妹?许宁不确定地想。

     她的不确定来源于柏原的描述,因为这姑娘与柏原口中的温柔沉静相差甚远。可是事实也容不得她不相信——这桌球室里就一只女性生物,她没法找出第二个更相符的人。

     好在,她的目标也不是她。

     许宁这么想着,也不再管这些有的没的,准备进桌球室把小白菜接走,她正准备抬脚进去,目光中的小白菜却动了,他跑到了杨曦身边。

     她又停了下来。

     她突然想知道自家小团子想要干嘛。

     于是,在她的视线关注中,她看到小白菜小步跑到了杨曦身后,他站在那儿似乎有些犹豫,经过半分钟的迟疑之后,他伸手扯了扯杨曦的衣角。正沉浸在和男子们说话的杨曦没注意到他,这时又轮到她上桌,她说笑着转身间就把她身后的小白菜碰倒在了地上。

     小白菜没有防备地摔倒在地,愣了愣,见没有人注意到他,就自个儿爬起来,顿了顿,又小跑着跑到一边去了。

     许宁已经抬起的一只脚在见到小白菜没什么事后又放了下来,她站在门外往里看着,脸上神色不明。蓦地,她突兀地笑起来,就这么一脸微笑地进了桌球室。

     小白菜首先发现了她,但是他向来不会主动靠近她,这一次也一样。他只是直直地看着她。

     许宁没有向小白菜走去,她微笑着走近了那群男女。

     此时,杨曦一击没中收了杆,旁边的一群男子纷纷安慰她,逗得她又笑起来。许宁像是没听到他们的这些矫情话语,神色自然地走到一名拿杆的男子身边。

     “可以让我试试吗?”她低声询问道。

     他们这些人玩得太投入了,以至于在她出声后才发现了她的到来,纷纷转头看她。许宁今天的打扮很学院风,在一定程度上模糊了年龄,没有化妆的脸也十分清丽,再加上一米七的高挑身材,以上这些使得这群见惯了美色的男子也不禁眼前一亮。

     “我看着有趣,能让我试一杆吗?”她脸上的微笑也恰到好处地为自己添分不少。

     “当然。”回过神来的男子把球杆递给她,很热情地让开了位置,“喜欢的话,这局完了再开一局吧,哥哥们陪你。”

     “好啊。”

     许宁接过球杆,试了试杆,在众人的目光下,从容地走到右上角的位置,她观察着桌面全局,果断地选定了这个位置。她摆好姿势,不再犹疑,球杆迅速出击,触碰之下,红色数字球以极刁钻的角度,穿过阻碍,笔直地落入目标中袋,于此同时,母球停在另一颗球不远处,为下一次出击创造了绝好机会!

     “漂亮!”有人惊呼一声,期待她的下一次出击。

     许宁却没有再继续下去,她收了杆直起腰,把球杆送回到男子手上,笑笑:“多谢了。”

     那人失望:“不玩了吗?你玩的很好啊。”

     许宁谦虚地笑笑:“其实这秘诀就是专注。”她笑着视线有意无意地扫过杨曦,“这就和带孩子一个道理,一心不能二用,你要是干其他事去了,孩子要是磕到碰倒哪里了,你还不自知。你要是不知道吧,就会发生一些不可抗逆的事情,比如说,孩子的心情会影响到父母的心情,孩子不开心了,做父母的自然不开心,父母不开心了就会干点不理智的事情,比如说裁个员什么的开心开心。当然,不用太担心,大多数父母都是理智的。”

     一众人听得一愣一愣的,无不折服于她强大的发散思维。

     杨曦没有愣,一方面她似乎联想到了什么,微皱了眉头;另一面又为她抢走了男人们的注意力而介怀。

     许宁却没有照顾她心情的意思,当然也没有和年轻男人们调笑的心情,她膈应完了杨曦,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也就不想再理会他们。于是她转了个身对着小白菜道:“宝贝儿,今天玩得开心吗?”

     小白菜犹豫了一下,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许宁笑笑:“那就好!来,咱们走吧。”

     说着,走过去抱起小白菜,在一群人莫名其妙的目光中,镇定自若地离开了。她莫名地来了,又莫名地走了,一干男子有点摸不着头脑。杨曦在看到她和小白菜的交流后,有点明白了她那段话的意思,因为明白了,所以脸色突然变了。

     许宁没有留下来欣赏她的变脸,她出了桌球馆就给柏原打了个电话,电话很快接通了,她对着电话那头道:

     “散会了之后把你们公司那位分析师留下来呗。”

     “做什么?”

     “请他吃个饭。”许宁顿了顿,“顺便找个借口留下杨曦。”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瞬。

     “她做什么了?”

     许宁笑意不达眼底:“没事,感谢一下她罢了。这会所的餐饮也不错,中午就在这里吃吧,我去安排一下。”

     许宁的心情很不好,她心情不好的时候是带刺儿的,所以在她预订下位置回到休闲区却遇到赵总和容晓的时候,原本对他们只是持无视态度的她,突然看他俩有点不惯了,特别是那个赵总还要主动找上她的时候,她的负面情绪都要爆棚了。

     与她不同,那个赵总看到她还挺惊喜,他惊喜她回来了,但是又恼怒她刚才的离开,于是他故意板着脸,把姿态端得极高,他打量着她:“你没走?”

     许宁皮笑而不笑:“这不是想回来看看有没有可以捡漏的地方嘛。”

     那赵总还在好奇她手上怎么多了个孩子,一听她的话又把注意力引开了:“捡漏?”

     许宁戏谑道:“可不是,赵总您一身的奢侈名牌,我要是好运地找到一颗您不小心崩掉的上衣扣子也算是赚到了。”

     正常情况下上衣扣子好好地怎么可能崩掉,所以它崩掉的原因嘛……比如干什么邪恶事情的时候,情绪一激动没把握好力度,纽扣自然就崩了。

     赵总也不傻,很快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知道自己被含沙射影了一通,脸色蓦地沉了下来,他抬高了声音:“看来你是不太满意这个小角色,不想演了。”在他看来,她拿下的必然只是那个小角色。

     许宁故作惊讶:“林导把角色的选择权都交给你了?”

     赵总脸色难看。林松当然不可能任他摆布,事实上,他将容晓弄进剧组就花了不小的力气,而且他并不是直接塞人进剧组,而是只拿到了一个试镜机会,容晓也是通过了试镜才当选的女二号。

     虽说如此,可是他却觉得自己最大投资人的身份用来唬一唬一个小姑娘,分量还是足够的,哪里会想到被当面拆了台,他怎么能好脸色!

     许宁却仿佛失去了察言观色的能力,自顾自地说:“还是说你想用撤资来威胁林导,来挤兑我这个小角色?”说到这里她顿了顿,“那什么,您要真撤资的话,劳烦您通知我一声,我对这部电影的投资也很感兴趣呢。”

     这下赵总顾不上生气了,他惊讶地看着她,似乎没想到努力争取一个小小角色的人,会面色自如地说起一桩高达几亿的投资。久在生意场上混的赵总也不纯粹是一脓包,虽然人风流了一点,爱玩些潜规则的游戏,但捕捉信息的能力还是有的。

     他重新打量着她,有点怀疑起她的身份来。

     许宁心情不好,不想再搭理他,对于他审视一般的目光也只采取了无视态度。

     “我想我该离开了。”她紧了紧怀里的小白菜,抱着他准备离开,离开前她对着那位赵总道,“哦,我之前说的话都是真的,我是真有意投资《寻踪》这部电影,如果您愿意退位的话,我感激不尽。”

     离开前,她的目光无意扫过赵总身边的容晓时,发现她正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