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娱乐圈那些事7
    许宁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整个片场都静了下来,他们所在的偏僻的小角落也却因为影帝的莅临备受关注,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他们这里,有好奇,有羡慕,有嫉妒……

     作为目光的焦点,许宁还算镇定,初见程慕延的惊讶也渐渐平息了下来。尽管她视这位程影帝为男神,但也仅限于欣赏的程度。她想,这大概是因为年龄的限制,她实在难以做出脑残粉的姿态。

     可是被偶像关注到,她确实是欣喜的,却也不过分欣喜,她的表现还算从容,她玩笑似的说:“你要邀请我进剧组吗?”

     程慕延在圈内的风评很好,他的风度让他在面对一名女士的时候,从不吝啬赞美:“你的演技很好,如果能和你共事的话,那肯定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作为黎家唯一的继承人,许宁对上流社会的社交辞令并不陌生,也算身经百战,还不至于因为这些表面的不值一提的漂亮话儿失去理智,她浅淡地微笑:“让你看笑话了,事实上我只是在看过你的作品之后,想要班门弄斧地模仿一二罢了。”

     社交法典之一——

     不露痕迹地赞美对方的职业。

     可是,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程慕延似乎突然间对她失去了兴趣。当然从他的表面上来看,他依然温文有礼:“我可以知道你的联系方式吗?”

     许宁笑意不减:“当然。”

     程慕延拿到她的联系方式后就匆匆告辞了,他一离开,许宁的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她飘到林九九的旁边,笑意森然:“林小姐,我刚才的表现很糟糕吗?”

     她可是明显地感受到了程慕延对她态度的骤然改变。

     林九九从见到影帝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斜睨了她一眼:“没有,你从头到尾都表现得很好,只是……虚伪得牙酸。”

     许宁怔愣之余有些无辜:“这不能怪我,是他先对我来酸的,我只是……代入感比较强。”说完又叹息一声,“他可是我唯一的偶像啊,没想到一见面就被讨厌了。”

     林九九掰过她的脸,面对面地仔细打量了会儿,不可置信道:“你真喜欢他啊?”

     “当然!在这件事上,我从来没有说过谎。”

     “我一直以为你开玩笑的呢!有谁喜欢一个人会像你这样表现得这么寡淡啊!你是天生感情缺失吧?”

     许宁推开她的手:“不然还能怎么样?给他的每部电影做投资?买下一座岛金屋藏娇?”

     穷人林九九张了张嘴,哑了半天才重新组织好语言:“你的想法太壕了!能不能别分分钟让我产生仇富的心理啊!我这么一积极向上拥护社会主义的a大学子都要被你给祸害了!”

     许宁蔑视她:“能祸害你的只有二次利用的□□牌泡面。”

     林九九:“……”

     她俩在这儿就这么给闹上了,一点注意力也没分给四周,因此那些因嫉妒她被影帝主动要联系方式而试图用眼神杀死她的人,呃,都白忙活了。

     一天就这么匆匆过去了。

     回晚枫苑的路上,许宁注意到小白菜的表情有点……沉重。呃,好吧,她不知道用“沉重”一词来形容一个四岁的孩子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原谅她,她也是一时也找不到更好的词语。

     “怎么了,菜菜?”她问。

     小白菜很不高兴:“你喜欢他!”

     许宁差点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他口里的“他”指的是程慕延后,有点哭笑不得:“菜菜不喜欢吗?他演戏很棒哒,人也很好哦。”

     小白菜都快炸毛了,他强烈地谴责她:“你都不喜欢爸爸的!”

     许宁被噎了一下,为安抚这只鲜少情绪激动的小团子,只能违心道:“没有的事,其实我最喜欢爸爸了!”一边说,一边嘴角抽搐。

     小白菜审视着她:“真的?”

     “真哒!”

     许宁黑线地想,柏原应该不会介意多一个人“喜欢”他吧。

     小白菜还是不信。

     许宁只好停下来,在晚风苑的公寓大堂里,蹲下|身来,目光直视着他,在偶尔路过的路人的侧目中,镇定自若地进行着爱的倾诉。

     “菜菜啊,我呢,喜欢程叔叔只有这么一点点。”她向他展示着自己的小指指尖,“我只有一点点地喜欢那位程叔叔,然后很多很多地喜欢爸爸,最后最多最多地喜欢菜菜。”

     似乎是刺中了小孩儿内心里的哪个点,小白菜突然爆发了出来,他的声音都带了些哭声:“你骗人,你才不喜欢我!”

     许宁一惊,赶紧吧他拥有怀中:“宝贝儿,你怎么会那么想,我最喜欢菜菜了!”

     小白菜却听不进她的话,挣扎着要推开她:“你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说着,睫毛都濡湿了。

     许宁心疼地抱着他,她家小白菜不爱哭闹,最爱绷着小脸儿装面瘫,这让她蛋疼得很。可是,小孩儿的眼泪让她从没有在哪一刻像现在这么清楚地意识到,自家宝贝敏感,想的比其他小孩儿多。因为早慧,他需要更多更多的爱来滋养他过快成长的心智。

     而她的粗心致使她忽略掉了这一点,让她的小宝贝很没有安全感。

     她回想起,重生前,她并不像现在这样经常带着他,更多的时候,他跟着别人。他不会说什么,对她表现出很冷淡的样子。她曾经苦恼菜菜和她不亲近,现在她更加懊恼自己竟然让他误认为她不亲近他。

     她这么想着,眼泪从眼角流了出来。还在挣扎中的小白菜吓了一跳,直愣愣地看着她。

     “你,你怎么了?”

     “因为小白菜的眼泪流到妈妈的眼里了。”

     “你胡说,我的眼泪怎么可能从你的眼里流出来。”小白菜虽然对“科学”的概念不是很清楚,但他模糊地意识到了,这种解释根本不可能!他恼怒于她的玩笑,另一方面又有些气急败坏,“而且,我根本没哭!”

     “我没有乱说哦,因为菜菜很小很小的时候就住在妈妈的肚子里,我们原本就是同一个人,所以当菜菜难过的时候,妈妈也会想哭。”

     小白菜听得一愣一愣的,泪珠儿从眼角滑了下去都没注意到。他像是在沉思她的话,最后也终于败在了她的逻辑之下,他喏喏道:“那你为什么还在哭,我都没哭了。”

     许宁闻言一抹脸,下一秒雨过天晴,笑容明晃晃:“我也没哭了哦。”

     小白菜:“……”

     他有种被欺骗了感情的错觉。

     他抬起头看了她一眼,踢踢踏踏地小跑着跑到电梯前,故作深沉地开始等电梯。

     许宁看着他小小的背影,“噗”地笑了。她笑的时候,眼底有着某些沉甸甸的东西。

     许宁回到家进到屋里的时候,正好见一男生从楼上下来,两人都有些意外见到彼此,于是,在两人视线短暂地接触的那段时间里,他们都看到了彼此脸上的惊讶。

     对于许宁来说,惊讶只是一瞬,她很快猜出了他的身份。从对方学生的装扮,以及并不怎么出色的长相(……),她猜测,他应该是柏原带的学生。

     要知道,她一直信奉“慧极则颜衰”,并把它视为真理。所以物理系的,能出一个“才貌双全”的柏原就很逆天了,要个个像他那样,那才叫可怕。

     好在,虽然柏原打破了常规,但是这位同学还在她的认知范围内,很合常理地长了一张学霸脸。

     果然,她的猜测没有错,那位同学惊讶之后很快转为惊喜:“师母大人!”

     许宁嘴角一抽,不知道该不该换上慈爱的表情来面对这位只比她小两岁的男童鞋,她想了想,觉得做人家师母责任太大,她担当不起,于是她微笑以对:“你认错人了,我是柏原的妹妹。”

     她的脱身之计不算高明,在战略上出了错,她显然低估了物理系学霸的智慧。对于她的辩解,那位男同胞脸色都没变一下,依然坚持自我:“我只知道你是师母。”他不仅坚持自己的答案,还能迅速地拿出证据,“我看过你的照片哦,在老师的钱包里。”

     许宁的思绪一下子被带远了:“照片?我的?”她的脸色怪异,怎么想都觉得自己的照片出现在柏原的钱包里是一件很诡异的事。

     她问:“你脸上的那副眼镜最近适配过吗?”这是看错了吧!

     她既不能想象柏原是这么痴汉的一个人,也不能想象柏原痴汉的对象是自己!鸡皮疙瘩都要出来了!

     “你是说这个吗?”男同学取下眼镜,手指戳了戳空空的镜框,“报告师母,最近没有配过!”

     许宁:“……”她觉得,学霸的世界……很难懂。

     这个时候,柏原也出现在了二楼。他站在二楼的旋梯旁,朝那位男同学道:“郝俊,资料还没拿上来?”

     说完又看向许宁,淡淡地问了一句:“回来了?”

     受那位叫郝俊的男同学的影响,此时许宁看向柏原的眼神透着森森的诡异。

     柏原注意到了,微皱了眉头:“黎孟,你那是什么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