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颤栗的血玫瑰9
    许宁必须承认她有点被雷到了,她十分想去认真确认一下,现在这个正在和她说话的还是她所认识的绅士血族贵族,而不是被某部狗血肥皂剧里狂霸拽的霸道总裁给穿了。

     求我呀!

     哎呀,不行!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有没有!

     她的表现让西维尔有点莫名:“唔,你的反应已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

     他的话换来了许宁意味深长的一瞥。

     西维尔:“……”

     “不管你怎么想,想要去酒铺,必须得求我。”他放弃了去剖解她的心思。

     许宁再一次表现出了节操已消费光的一面,她不在意地说:“好吧好吧,我求你。”

     “……我感觉有点奇怪。”西维尔迟疑了下。

     他从许宁身上感受到了一丝怪异感,这丝怪异感不仅仅是因为她表现得黑暗界的大多人都没节操(……),更因为她的表情。

     土生土长的黑暗界贵族不知道她的表情可以解读出更多的东西,比如说“你想cos霸道总裁?好吧好吧,我懂你,满足你好了”之类的。

     许宁却不想为他解释太多,她推开他抱住自己的手:“你这人挺没意思的,我都求你了你还想怎样,快走吧。”她现在心情甚好,甚至,她还挺包容地主动提出,“或者说你还有什么要求?说出来我满足你了!”

     西维尔觉得更怪异了,但他看出了她不会多说,于是也就强迫自己不去在意,反而把注意力放在了她的主动上:“让我吸一点血?”

     做别人的食物并不是一个美妙的体验,许宁想也不想立马一脸正色地拒绝:“当我没提。”

     一路拌嘴到了范妮口中的酒家,飘溢的酒香就算是在大街上也能闻到,它确实值得范妮阿姨的推荐。进了古朴的酒家,就像进入了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这里有着比任何地方都要浓烈的热闹氛围。

     西维尔的外表的极为出色的,就像随身带了块磁石,总是比常人更加容易吸引的目光,所以他们一踏进门口,就吸引了正和酒客们说笑的老板娘的注意。

     “看看!我的小店里来了什么?!一对小情侣!”热情的老板娘迎了上来,嘴里开着无伤大雅的小玩笑,“恋人可不喜欢结伴来我这个地方,他们往往会因为对方一身的酒臭而互相埋怨。”

     “您说的对极了。”许宁笑着应道,“所以我们不是。”“你身边的这位男士的眼神可不是这么告诉我的。”老板娘明显不相信她,“我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他对你的宠溺与温情,要知道,我见过的人是比整个莫里格拉还要多。”

     许宁道:“就算是对一只猫,我也会流露出一丝温情。”

     老板娘笑笑不语了:“好吧好吧,其实这并不是个件需要我们在这儿追根究底的话题,时间会告诉我们一切。可爱的女孩,你可以试试这个。”说着她走到边上拍了拍巨大的橡木桶,“如果你们来不只是为了和我唠嗑的话。”

     色泽澄澈的金朗姆带着香甜的气息,温润而不郁烈,适合纯饮,许宁如愿以偿地品尝到了第一口,风情万种的老板娘看出了她的享受,识趣地去了别桌,很快和别的客人打成了一片。

     饱满的滚了油的干果香脆,金朗姆醇香,许宁承认她爱上了这里。

     “所以那天舞会上酒杯里盛的不是酒吧。”许宁照顾到自己的同行者,没有一味地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适时和身边的人说上两句。

     她说的是那天午夜舞会上的小事,当时她分别从两名血族口中得到了答案,而现在对血族了解了更多的她能自己分辨一二了。

     西维尔这次没和她说谎话:“是的,血族从不喜欢这样的东西。”

     “难为你还跟着我来这儿。”许宁笑道。

     西维尔道:“如果你像块破布似的烂醉在别人的酒家里,作为主人的我也会觉得丢脸。”

     “那你更应该不跟着我来了。”许宁瘪嘴,“那样就没有人知道你和我的关系,你依然可以安然做你的高贵贵族。”

     “然而还有种更好的解决方法,那就是在你醉倒之前阻止你。”他说着把她的杯子挪来开了些,脸上挂着和平时没什么两样的温柔的笑容,“所以我来了。”

     许宁直直地看了他一会儿,突然开口道,有些惊奇:“如果你没有一直宅在你的庄园里,说不定你会拥有比艾琳娜小姐还要多的前任,那些女孩大概会很喜欢你的情话。”

     西维尔耸肩:“那可不是我所希望的。”

     许宁更加惊奇了:“做一个万年老处男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西维尔失语了片刻:“……别学艾琳娜说话,那可不是什么让人喜欢的说话方式。”

     许宁笑笑不说话了。

     沉默的这段时间里,她开始认真品尝金朗姆,并爱上了它的味道。就在这个时候,西维尔突然开口了。

     “都说血族是个薄情的种族,他们的爱廉价得就像最低档的消耗品。”西维尔脸上的表情和以往有些不同,他的眼神要更加深邃一些,“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血族都是这样,但我不希望我也是这样,我在等我的姑娘。”

     “……真奇怪你居然没有成为一名诗人或者作家,要知道你给我的感受是,你比他们更加多愁善感。”

     许宁在听到他的话的时候其实是有些被震颤到的,但她实在不习惯应付这么感性的场面,所以她才故意调侃,想把氛围调整回来。

     西维尔笑笑:“没有人比你更加扫兴了。”

     看到他的笑,许宁松了口气:“我的错。”她已经忘了,不久之前,就在范妮的杂货铺子前,他曾对她说过一句话。

     ——你在干嘛呢?

     ——我在等我的姑娘。

     这家酒铺盛名在外,慕名而来的人许多,不多久,小小的店里便坐满了人,许宁也友好地接受了两名客人的拼桌请求。

     那两名客人都很善谈,一开始两人只是互相交谈,但是没过多久,交谈范围就扩张到了整张桌子,就连西维尔也经受不了他们的热情,时不时和他们说是一两句。

     许宁倒是很喜欢他们天南海北的胡侃,听得津津有味。现在他们正在说莫里格拉的趣事。

     “……听说莫里格拉南方的幽冥山上的废弃城堡里有人住进去了。”

     “是贫苦的游民吧。”

     “不,据说不是人类,是……”说话的男子压低了声音,“是血族,狰狞的长着长长的獠牙的血族。”

     许宁抬头看了看西维尔,确认他没有很狰狞,也没有獠牙后,把两名客人的话当作了趣闻。

     那名男子继续爆料:“那座鬼堡在很久以前就是吸血鬼的巢穴,据传去年的时候,一名吸血鬼住进了那里,他喜欢纯真稚子的血,时常来小镇上狩猎,后来据说有人无意间撞到了他吸食人血的场面,那个人被吓坏了,他想他死定了,但他没有放弃求生。”

     “他一定敌不过邪恶的吸血鬼,死在了吸血鬼的獠牙下吧!”

     “不,他活下了,毫发无损,还得到了许多的财富!”

     “到底怎么回事?”

     “据说那个人把他家两个孩子献祭给了吸血鬼。”说话的男人有些嫉妒,“那可是一大笔财富啊,那个清贫的小贩一夜之间成了小镇上的富贵人士!”

     听到这里,另一个酒客也压低了声音:“那这家人现在应该是莫里格拉的名人了吧,是北城的亚伯家,还是中心城的艾德里安?或是……”

     将趣闻的男人打断他:“都不是,那家人在去年的时候已经死绝了,一场大火把他们烧得干干净净!真是的,那个时候可下着一场大雪,这样也能烧起来,一定是他们受到了天罚!”原本还挺羡慕那家人的男子,说到这里有些后怕,他赶紧喝了一口酒压惊,“一定是的……”

     原本听得兴起的许宁脸色沉了下来,这个趣闻让她不禁不想了范妮阿姨的话,还有切茜亚。

     “艾琳娜小姐和你说起过切茜亚的事吗?”许宁问西维尔。

     “没有。她不喜欢有人提起那个小女孩的往事。”西维尔顿了顿,“你想到了什么?”

     许宁虽然觉得这个酒客讲的故事和范妮阿姨的话有一些重合,但毕竟没有依据,她不想在没有依据的情况下,给原本就不幸的切茜亚强加上一些更加不美好的过往,于是笑笑:“没有。只是有些惊讶这些人对血族的了解这么浅薄。”

     西维尔看了她一眼,看出了她有所隐瞒,但没有开口询问,只是说道:“黑暗森林两边本来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嗯。”

     听着酒客的故事,许宁不知不觉喝了不少,朗姆酒后劲不小,这个时候她觉得有些头晕了,她扶了扶额头,说道:“时间不早了,咱们回去吧。”

     “好。”

     付了钱出来,外面的下笑得大了些,抬头望去,苍茫一片。莫里格拉的上方,雪给了暗色调的黑暗森林一些点缀,让它看起来多了些色彩,与黑暗森林遥遥相望的对面高处,一座古堡屹立在陡峭的悬崖之上,尖尖的塔顶像一根根骨刺一样直指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