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颤栗的血玫瑰1
    艾尔利亚庄园的女仆一致认为艾琳娜是奈略特公爵心中唯一的玫瑰,因为她是庄园里唯一接待过的客人,然而当艾琳娜变成了西德尼伯爵夫人的消息传来时,她们却只看到了庄园的主人萘略特公爵温柔地笑笑,仿佛并不在意艾琳娜这个名字后面缀有的姓氏是西德尼还是其他。

     新晋女仆许宁觉得头有点大,她意识到自己的攻略对象并不像他表现出的那么温柔,他甚至有点无情,这对许宁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毕竟她要从这位新定位为无情的公爵大人那里取得他的眼泪。

     以人类女仆的身份,从一只活了上千年的血族贵族那里获得他的眼泪,这简直就像天方夜谭!许宁觉得她才要哭了。

     “夏里,你怎么啦?”一旁的女仆兴奋地八卦完毕,一转身看到许宁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很是吓了一跳。

     被系统赋予了新身份“夏里”的许宁当然不可能告诉她实情,只能随口找了个借口:“没事,被玫瑰刺扎着手了。”

     “天呐!这可是公爵最喜爱的玫瑰!”听了她的解释,那位女仆反应比刚才还要激动,她说着就要上前查看,“是哪一枝,没有伤到它吧?”

     许宁:“……”

     深感自己还没一枝花儿重要的她气血不足地随便指了指,后者立刻上前查看,最后十分夸张地拍了拍胸口。

     “吓死我了,还好没事!”

     “……”

     她们这群人类女仆是庄园里最低等的一类仆从,负责照看西维尔·奈略特公爵的玫瑰园,比负责给庄园主人西维尔提供血液的仆从还要低一等,和许宁说话的女仆黛拉曾气愤地向她抱怨——

     “也不知道那些血奴有什么好骄傲的,不就是离公爵大人近一点嘛,公爵大人还经常来玫瑰园赏花呢!”她的抱怨中夹杂了一丝对血奴的嫉妒,不仅是她,庄园里的许多人都期待着亲近西维尔,因为他不仅长了一张符合少女幻想的脸,还待人温和有礼,就算是对待仆从也一样。醉倒在他如沐春风的笑容中的血族人类不知几何。

     据说西维尔还在“黑暗界最绅士的贵族”这一评选中蝉联了第一几百年。

     “公爵大人就是这玫瑰园里最美丽的那朵玫瑰花。”女仆们私底下这么比喻他。

     许宁第一次听到这个恶心巴拉的比喻时,突然很想看看西维尔听到这个比喻时的反应,那一定相当有趣。

     正幻想着,黛拉碰了碰她的手臂,把她从幻想中拉了出来。

     “夏里,今天轮到你去给公爵大人的房间送花了。”

     “嗯。”想到自己的攻略任务,许宁有点心不在焉,听到黛拉的提醒,她随口应了一句,算计着怎么才能靠这次送花接近西维尔。正沉思着,她感受到一道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灼热得不容忽视,她顿了顿,抬头见黛拉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眼中写满了羡慕。

     “……”

     “夏里……”

     “怎么了?”

     黛拉重重叹息一声:“唉,夏里。”

     许宁:“……”这绝对是中了西维尔的毒了,无解。

     “你快去吧,公爵大人讨厌不准时的人。”黛拉说完,递给她一捧精心修剪的带着晨露的血玫瑰,“别再迷糊地走错地方了,上次你差点冲撞了公爵大人,可吓死我了。”她说着似乎还心有余悸,鼻翼上的两粒可爱小斑点动了动,“幸好公爵大人并不怪罪,他一直那么温柔。”

     许宁:“……”那是她刚来那会儿的事了,现在她绝对不会再饭那样的错了,她发誓。

     话别了有点小唠叨的可爱女仆黛拉,许宁抱着玫瑰绕过蜿蜒曲折的小径往那座黑暗城堡似的建筑走去,那儿住着她的攻略对象血族西维尔·萘略特,她曾远远地看过他,他的脸和所有的血族一样苍白,却又比其他血族都要俊美,他的眸色是浅淡的银色,仿佛里面含着浅淡的笑意。

     她想象不出这双眼睛流出眼泪的样子。

     千年古堡外爬满了蔷薇花藤,经年不凋的血色蔷薇微微摇曳,它们默默绽放了上千年,不经轮回,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精致古朴的银质烛台照亮了长长的走廊,走廊的尽头是道质感十足的漆黑大门,许宁知道,门后面是西维尔的房间。

     许宁有些忐忑。

     古老的城堡隔断了庄园里女仆们的嬉闹,幽寂的长廊,她的脚步声是唯一的声音源头,每一步似乎都重重地压在她的心头,她不自觉地放轻了呼吸。

     “吱呀”一声推开门,原本黑暗的房间瞬间燃起了烛火,隐藏在黑暗中的房间露出了原貌——

     空荡,这是许宁看清房间的第一感受。

     一张床,一扇窗,这构成了一个血族贵族的房间全部,不见奢靡。

     许宁眼中闪过惊异。

     没有时间多想,她抱着怀中的玫瑰走近窗台,走到中途却感受到一道视线,她迎着视线看过去,见一只八咫鸦正站在窗台上无声地看着她。

     乌鸦?

     许宁猜测它是西维尔的宠物,她嘴角抽抽,暗想这西维尔没有睡棺材的癖好,看宠物的眼光却不怎么样,谁会将乌鸦当成宠物呢?!不过,这鸦的皮毛倒是油光滑亮的,看上去似乎被它的主人养得还不错。

     “你好。”许宁随意地朝它打了个招呼,也没期待它回应,顾自走近窗边,将窗台上花瓶里的花取出来,又把自己带来的一枝枝插上去,完了退后一步欣赏了一下,最后满意地点点头。

     “不错。”

     八咫鸦静静地看着她,它有一双浅色的银眸,这与它乌黑的羽色有点不搭。许宁发现了这一点,大胆地凑了上去。八咫鸦不怕人,对于她的靠近,连动也没动一下。

     “噗,你这眼睛!”许宁咧嘴,肆意地嘲笑八咫鸦的眼睛,无良本质再次体现出来了,“是天生缺陷吧,跟蒙了一层似的,看得清人么?”她一边说,一边在它眼前晃晃手。

     她吃准了它没有灵智,也就更加肆无忌惮。

     她甚至被它光滑的羽毛引|诱,没忍住伸手摸了摸一把,咂咂舌:“呀,手感不错!”

     ——她没有立刻离开房间,因为她知道房间的主人西维尔受邀去了西德尼伯爵府上,离开的马车并没有回来。

     “可怜的,你家主人怎么没把你带在身边?”发现八咫鸦很温顺,许宁更加大胆了,她伸手将它抱在怀里,这一下它没再沉默下去,而是挣扎着出来落在了她的右肩上。

     “我猜你一定是一只雄鸦鸦。”许宁将它不愿呆在她怀里的原因归咎于雄性的自傲,她歪过头仔细打量了一下它,没有发现明显的性别特征,只能挫败地放弃了在这个问题上的纠结。

     Σ(°△°)︴

     许宁翻身坐到窗台上,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试图从这里透视房间主人的性格:“西维尔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她们都说他一个很温柔的人,一个绅士。”

     在她的话里,她没有称呼西维尔为公爵,她终究和那些女仆不一样,她做不到和她们一样尊敬这位血族贵族。

     “可是我觉得他……”她顿了顿,欲言又止。

     温和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觉得怎么?”

     (⊙o⊙)

     许宁呆呆地侧过头,和八咫鸦正眼对视上。

     “哦,鸦鸦我好像幻听了!一定是我太累了!”许宁笑笑,“大清早地就被人叫起来工作,说什么这个时候的玫瑰最美丽,老天,我怎么觉得直接在花上洒点水也没差啊……”她絮絮叨叨地胡乱说一通,为了掩饰自己的惊讶。

     然而……那温和的声音再次响起了,她不能再欺骗自己那是幻听了。

     “是吗?”那声音含笑,“那你想换个工作吗?不那么累的。”

     许宁:“……”

     “血奴怎么样?不用早起,只需要偶尔提供一点血液便可。”

     许宁:“……”

     八咫鸦拍翅,黑色的羽毛簌簌飘落,包裹着八咫鸦的身影,飞舞的黑羽模糊了她的视线,片刻之后,一道修长的从落羽中走出来,苍白而俊美的脸,银色的眸……

     是西维尔·萘略特。

     许宁一惊,手不小心碰到窗台上的花,一枝玫瑰碰落到地毯上,花瓣散落。

     西维尔朝她微笑,他的眼中带着浅淡的笑意,仿佛能吸引所有被他注视的人,让人沉醉其中,不可自拔。

     许宁恍惚了一瞬。

     “我喜欢你的血。”西维尔笑着说,“很诱|人的气息。”

     许宁:“……”

     西维尔说话的同时她听到脑海中一道机械的声音——

     “叮,赋予宿主水蜜桃口味血液,新口味,血族的最爱,你值得拥有。”

     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