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被驯养的人类(完)
    两天后,许宁被扔在了赤炎星停靠港外。脚踩在赤炎星的土地上,久违的熟悉的荒凉景色闯入眼帘,她还来不及感叹更多,就被扑面而来的风沙糊了一脸。

     她默了默,顶着一脸便秘脸回头看向停靠港的方向,视线的尽头,普通人装扮的星际头子兰斯正意味深长地看着她,见她回头,朝她挥了挥手,示意她可以滚蛋了。

     许宁正想开口向他要架低级机甲以作交通工具使用,见此只能把话咽了回去,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两条腿,最后认命地叹了口气,随后鼓足气,迎着赤炎星美好的晨光,撒丫子狂奔起来,目的地:猫团子的家。

     n天后,她走进了猫团子的领域,其中过程之艰辛就不用赘述了,总之,靠着不死的体质,她终于还是走到了这里。

     迎接她的第一个生物是银翼龙,这位翼龙先生并没有认出她,因为她在夜以继日的赶路中已然化身成了“煤球牌”许宁。于是,顺理成章地,见到熟人的那刻,许宁展露的友好笑脸换来了翼龙先生不留余力的一爪,吐血三升后摆在地上不动弹了。

     深觉自己内脏都移了位的许宁泪流满面无语望天,最后被翼龙抓着飞向了克米亚矿山。当然,这位轻微脸盲症的翼龙先生并没有认出许宁,它带她去矿山只是因为它想起了自家主人最近特别喜欢玩弄人类,时不时会捡两个人类回去,所以,它准备带着她去邀功呢!

     主人一定会夸奖自己哒!

     ~\(≧▽≦)/~

     至此,尽管方式有点偏差,但结果还是一样的,许宁搭了个“便车”到了猫团子家。

     作为奴隶,在没有主人的召唤的情况下,银翼龙是不敢主动找猫团子的,因此它只是带着许宁趴在山脚下等猫团子。等待的过程中,许宁觉得自己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她正要站起来活动一下,却让翼龙误认为她要逃跑,于是一爪子撂过来,于是,立扑。

     她满脸扭曲地吐了吐嘴里的泥,吐完后发现有一双腿立在自己眼前,她抬头,看到了正打量着她的猫团子,瞬间泪崩。

     擦咧,终于见到正主了,突然间好感动有没有?!

     她想起来给自己亲爱哒攻略对象一个爱的拥抱,可是却被翼龙按得死死的,她不满翼龙先生如此没有眼见力,居然打断了他俩久别重逢感人至深的相聚,她回头瞪视着翼龙,却正面撞上后者小旋风似的鼻息,顿时风中凌乱了。

     小旋风停止后,许宁脸色刷白,深感自己与高阶异兽相比,真的只是一个脆皮人类,她有气无力地对翼龙商量:“那个,能放开我一下吗?”末了十分真诚地表明立场,“我没想要逃跑,真的,信我。”

     不知是被她的真诚打动,还是觉得猫团子已经来了,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银翼龙闻言真的放开了她。许宁从巨大的龙爪下爬出来,松了口气。

     直到这时候,她才能好好的和自己的饲主倾诉倾诉,她动情地看着百戈,唤了一声:“团子,我想你~”

     然而她呼唤的对象只是直愣愣地戳在那儿,并没有回应她。

     “呃……”许宁没有因为对方的冷漠退缩,她扑上去,抱住他,表情夸张地哭诉,“亲爱的,你不记得我了咩,你怎能如此无情?”

     百戈一言不发,呆呆地任她抱着。

     许宁见此,再也作不下去,她收敛了脸上的夸张表情,放开他退后半步:“好吧好吧,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回来了。”

     “回来”一词似乎戳中了少年的心,他的睫毛颤了颤,抬眸……那一刻,赤炎星最美好的晨光仿佛全数缀入了他那双湛蓝的眼眸,空洞无物的眼中有了缤纷的色彩,他对她说:

     “我等到你了。”

     并不沉重的一句话,许宁仿佛能感受到话里的欢愉,然而,莫名地,她却觉得呼吸有点困难,仿佛被什么沉甸甸地东西压在了心上,困住了她,不得逃脱。

     她脸上的笑容因为这句话僵硬了一下,但很快又修复成完美无缺。

     回山洞的过程中,百戈一直看着她,许宁能感受目光中的热切,热切得厚脸皮的她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怎么了?”她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她一问,百戈欲盖弥彰地扭回头,做出他没在看她的假象。

     许宁:“……”

     看在他努力掩饰的份上,咳……她就装作不知道吧。

     许宁赶了很久的路,疲乏不堪,后又被翼龙折腾得不轻,回到熟悉的山洞后,她第一时间扑向了石床,将自己埋进了柔软又舒适的皮毛中,很快睡意就渐渐向她袭来。

     她正迷糊着,感觉到有人靠近了她,她料想到来人的身份,眼也不睁地往旁边让了让。身边的动静告诉她,有人躺在了她的身边,灼热的呼吸打在她的脸上,她往后退了一点,随后那人又蹭着挨紧了她。

     “别闹……”她睡意朦胧,眼睫颤了颤,却疲惫得不想再动弹,甚者,当那人的爪子摸到了她的脸上,她也只是缩了缩脑袋。

     然而,那一直闹腾的人却不想放过她,很快,爪子收了回去,换上了黏哒哒的舔吻。

     “……”

     许宁再也不能放任他下去,她眼睛掀开一条缝,正好与百戈的湛蓝双眸对上,后者见她醒了,眼睛噌地亮了。

     “你想做……”

     许宁的话没说完,便看着好好的少年蓦地缩了水,变成了雪白的一团,软乎乎的猫团子先是蹭了蹭她的脸颊,随后……球一样地从她的胸口滚啊滚一路滚到脚边,又欢快地滚了回来,来回翻滚……

     -_-

     猫团子愉快地滚完后,终于满足地停在了许宁的脖颈处,背脊挤着她的脸,过了一会儿他又翻了个反向面向着她,伸出胖爪,把柔软的肉垫杵在她的脸上,戳了戳,似乎在感受什么。

     活哒!

     鉴定完毕的猫团子终于放心了下来,闭着眼,双爪抱着她闭上了眼。

     它也许久没好好睡过了。

     许宁不知道它突然发了什么疯,见它安静了下来也就没再追问,也闭上了眼。为了赶回来,她实在太累了。

     这一睡就是整整两天。期间百戈醒了几次,确定她还在自己身边后,又安心地陪着她睡了。再次醒来的时候,百戈正贴着面看她,她吓了一跳,差点没忍住一巴掌糊上去,还好她及时反应了过来。

     “你别离我这么近,怪吓人的。”说着瞥见自己身上还穿着来时的衣服,顿时觉得浑身难受了起来,她轻轻推推百戈的肩,“这位先生,能给女士留个私人空间换衣服吗?”

     换衣服?

     百戈想起自己穿衣的时候从不避讳她,而她换个衣服却这么“见外”,深觉自己吃亏了。他有点不开心:“我不能看?”

     “绅士从来说这么失礼的话。”许宁伸出手指弹了弹他的额头,“虽然你不是绅士,只是一个孩纸。”

     白戈捉住她的手,认真地反驳:“我不是小孩子。”

     许宁拉他起来,比划了下两人的身高,身高一米七左右的她比他还要高半个脑袋,她比了比,笑容耐人寻味。

     百戈:“……”

     他沉默了片刻,装作没看懂地出去了。

     “噗。”许宁失笑。

     视线内没有了百戈的身影后,许宁收敛了笑意,左手搭上右手手腕,按着皮肤下小小的突起细细地摩擦了几下,一直刺痛的腕部得到了缓解,一道光屏出现在她,属于兰斯的面孔出现在光屏上。

     “我以为你准备英勇就义了呢。”没有称呼,星盗头子直奔主题,表情戏谑。

     ——在放许宁回来之前,许宁承诺过要帮兰斯取些东西,两人通过这小型特殊通讯器联系,如果失联,兰斯可以单方面开启这表面是通讯器实则压缩能量弹的开关,他愿意的话,他随时可以把许宁炸成灰。

     “没有的事,我热爱着我的生命。”担心惹怒了这喜怒无常的星盗头子,许宁顿了顿解释道,“为了赶路我太累了,抱歉,我睡过头了。”

     光屏里的兰斯调整了个坐姿,这才开口问道:“所以呢?你打算什么时候行动?”

     听到他的提问,许宁恍惚了一下,回想起了几天前——

     “哦,你想谈什么?”兰斯来了兴致,他也不急着走了。

     许宁直视着他,认真道:“你放我回去。”

     兰斯都快被她的傻话逗乐了:“我停下来不是为了听你的废话的。”

     许宁不以为意,她接着道:“报酬是一整座山的克米亚矿。”

     事实证明兰斯是一个很有职业道德的星际海盗,崇尚利益为上,她以此为条件,换得了她回到赤炎星的机会,为了控制她,他在她手腕的皮肤下种下了特殊通讯器,在控制她的同时,可以更便利地掌握任务完成进度。

     想到这,许宁扫了眼自己的右手手腕,它看上和以前没什么两样,没人会想到它已经成了一个高危品。

     “我会尽快的。”许宁对光屏里的兰斯道。

     兰斯笑笑:“我只想告诉你,我的耐心并不多。”说完像是为了印证他的真实性,没等许宁反应过来,便很没耐心地切断了视频通讯。

     兰斯悠地从她面前消失了,许宁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神色不明地拿出新衣物换了起来。她并不知道,克里星人的五感比她想象中的要敏锐得多,所以她不知道,候在洞口外的百戈能清楚地听到她与兰斯的谈话。

     百戈很高兴许宁能回来,他没问她去了哪儿,没问她是怎么回来的,这些都不重要,他只在意他喜爱着的那个人类回来了,这就够了。可是……

     ——你打算什么时候行动?

     ——我会尽快的。

     她能回来是答应了那个人什么吧,她……会再次离开他吗?

     他有点慌了。

     许宁换好衣服出了洞口的时候就看到一脸慌张的百戈,少年十分单纯,还没学会掩饰自己的情绪,所以她能清楚地感受到他激荡不平静的心绪。

     她讶异地问:“怎么了?”

     百戈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他的力道有点大,许宁微皱了下眉,但见他慌张到不知无措,心底也变得柔软起来,再也舍不得责怪其他。

     “出什么事了?”她问。

     “你要离开我吗?”

     因为……这事吗?因为这事慌乱?

     许宁心头一拧,愧疚之情如潮水将她淹没。这个少年是她最不愿意伤害的,她愿意给他所有他所希望的,唯独陪伴不行。她终究要离开这个世界,这是不可抗逆的。

     “怎么想起问这个?”她笑得有些勉强。

     “我听到你和一个男人说话了。”百戈瘪嘴,“是他抓走了你吗?他要你做什么?他会把你带走吗?”

     许宁惊讶自己的行动还没开始就被撞破了,原本她的计划是回到百戈身边,劝他离开这里去克里星,然后通知兰斯把这矿山占领。劝百戈去克里星原本就是她的任务,这算是一石二鸟,既解了她被星盗抓住的困局,又让她可以完成系统给出的任务。

     然而,当她把交易条件讲给兰斯听的时候,她并没有把握能劝百戈离开这里,这是自然的,如果她有把握也不会等到现在,早早就完成系统任务离开这个世界了。

     于是,问题又回到了原点。她……怎么把百戈带走?

     “他对我不感兴趣,不会带走我,只是……”许宁顿了顿,面露犹豫之色。

     “怎么?”百戈试探着问,“果真,他要你做什么吧?”

     一阵犹豫过后,许宁做了决定,她决定实话实说:“他要这座矿山。”

     沉默。

     看着沉默下来的百戈,许宁有点后悔自己说了实话了,这座矿山是猫团子的家,这里有他十多年的回忆,她怎么能期待他会愿意用它换回自己的自由呢,这么想的自己太傻了!她正要说点什么补救一下,却听见他开口了。

     “我们搬家吧。”他淡淡道。

     沉默的人反而变成了许宁。

     百戈道:“我们离开这里,他要这儿就给他。”只要那人不会把她带走。

     ……

     真的走到了这一步,许宁却并不觉得高兴,她更愧疚了。在百戈做了搬家的决定后,他就消失不见了,山洞里只剩下她一个人,而独处的时光让她更加受困于愧疚中不得逃脱。

     百戈并没有消失,他只是去了亚瑟那里,那只风骚大喵在决定回克里星的那天却遇见了赤炎星上的一只羽兽,漂亮的羽兽吸引了他的注意,让他立刻改变了主意——延迟归期,去捅了羽兽的窝。

     他带回了三只漂亮的羽兽,他爱着它们美丽的外表,但讨厌极了它们的聒噪,于是大喵毫不犹豫地拧断了它们的脖子,把它们做成了三只漂亮的标本。

     百戈找上他的时候,他正一边抚摸着羽兽漂亮的彩羽,一边在自言自语地低声说着什么,听到脚步声,他回头对着百戈介绍道:“我的新宠,漂亮吧?”

     百戈随意地扫了一眼没说话。

     “这小东西漂亮归漂亮,就是养不熟,现在好了,跑不了了。”亚瑟满意地说。

     他的话不知怎么地,让原本没对羽兽没什么兴趣的百戈又看了看它们,这一次他看得极为认真,脸上若有所思。

     亚瑟打断他:“你来做什么?”

     百戈收回了打量羽兽的目光,说道:“我要和你一起去克里星。”

     “我记得你的小宠物回来了吧,你不会想带着她一起去吧?”亚瑟一脸嫌弃,“我可不想带着脆弱的人类上路,碰一下就死了,麻烦。”

     “不会死。”百戈轻声道。

     “什么?”

     百戈抬眸看他,重复了一遍:“她不会死。”

     百戈回来的时候,许宁正面对着洞壁发呆,见他回来,强打起精神来。

     “你去哪儿了?”她问。

     “我们去克里星。”百戈没回她的问题,自顾自地说道,“你会喜欢那里的,亚瑟说那颗星球很美丽。”

     许宁:“……”

     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吗?她怎么觉得有点心慌呢?还是百戈的表情有点奇怪,让她觉得情况不太妙?

     “你会陪着我?”百戈再一次问她,自从她离开过他后,他仿佛就安全感全失了,这一点从他不知疲倦地一遍遍地要她保证她不会离开他可以看出。

     “会的。”许宁心疼他,所以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事实上她最不可能做到的事就是陪着他了。

     “嗯。”得了肯定的答案,百戈脸色看起来似乎好了些。他凑近她,伸出舌头舔舔她的脸,如往常一样。

     “噗,别闹!”许宁受不住痒,推了推他,“痒……”

     一个“痒”字变了调,她双眼猛地睁大,眼中闪烁着不可置信。

     “你……为什么……”

     少年一只手揽着她的肩,一只手抬高至眼前。

     猩红的血从他纤长的手指间话落,他伸出舌尖舔了舔,眉眼弯了弯,湛蓝的双眸中写满愉悦。

     打量温热的血从许宁的胸口喷涌而出,将少年的胸口也熨热了,湿哒哒地从两人相贴的身体流淌,滴答一声坠入地面……

     “你在骗我。”少年说。

     ——我看出来了,你在骗我,你要离开我。

     我不允许。

     两天后,亚瑟带着他的羽兽乘坐着金翼龙往赤炎星的停靠港出发,他的身后跟着一只体型稍小的银翼龙,翼龙身上坐着一个眉眼精致的少年,少年怀中抱着一个气息微弱仿佛已经死去的女子,他紧紧地拥着她,神情满足。

     他一次次地将自己的手插入她的心脏,因为他知道她不会死,他只是想他们到达克里星之前“睡”着,这样才能让他安心,知道她真的不会离开她。

     他们离开赤炎星后,一艘战舰无声无息地靠近了赤炎星的某座矿山。

     “还真是克米亚矿山!”跟在兰斯身后的大块头倒吸了口凉气,“……咦,这里面关了些人类……头儿,这些人怎么处置?”

     “唔,留他们下来开采矿山好了……这是……”兰斯看到某人时挑了挑眉,“哦,看来我们还能再赚一笔了,巴里,好好照顾这两位,相信迪尔林家不会吝啬给‘救下’他家小姐少爷的我们一笔丰厚的‘酬金’吧,你说呢?”星盗头子说着,已经在心中默默算计着怎么才能从迪尔林家大撬一笔了。

     另一边,载着亚瑟和百戈的飞船正向克里星前进。

     “叮,恭喜宿主任务完成,请宿主做好进入下一个世界的准备……”

     许宁在意识完全失去之前,挣扎着睁开了双眼,她看了眼抱着她的少年,无息叹息了一声,随后缓缓闭上了眼。少年似有所感,他低头看去,见她安静地闭着眼,似乎并没有睁开眼过。

     他感觉到怀里的人心跳越来越弱,越来越……直到……完全停止了。

     他蓦地睁大眼,茫然无措地紧了紧双手。

     “怎么了?”一旁的亚瑟发现他的异常,问道。

     少年勾了勾嘴角,三分无奈七分宠溺地说:“嘘,她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