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颤栗的血玫瑰2
    “我想你成为我的血奴。”西维尔这么对她说。

     而骤然从自家“老板”那里得知了自己“升职”的消息,许宁想她大概是没有提前做好心理准备,所以才并不觉得惊喜,只是被吓到了。

     好吧,她承认,她并不想做一只血奴。尽管黛拉羡慕这职业羡慕得不行,但许宁认为这不并不是一个发展前景很好的职业。

     “血奴为庄园的主人提供新鲜血液,他们的生活精细得就如同庄园里的另一个主人,而不是一个仆从”,黛拉曾这么说,然而许宁则认为血奴更像是养在金丝笼里的牲畜,因为主人并不苛刻,所以拥有良好的生活质量,但这并不能改变他们是牲畜的事实,而且还是失去了自由的牲畜。

     自由,这一点很重要。

     血奴为西维尔提供血液,这也许是非常亲密的存在,但他们没有自由,他们被关在古堡一角,只有在主人需要他们的时候才会被放出来,而这种需要平摊下来是极少的。

     ——每个血族贵族的血奴都很多,西维尔也一样。

     许宁可不希望自己死在古堡一角也得不到西维尔的召见,她还想早点完成任务回家呢。

     综上,她并不希望成为西维尔的血奴。想到这儿,她眼神真诚地看着他:

     “那个,我十分热爱我现在的工作,所以……”她委婉地说出了拒绝的话,并在心中暗暗祈祷,希望这位被传言为最绅士的贵族不会因此而恼怒。

     “是嘛?真遗憾。”西维尔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失望,但确实没有生气的迹象,许宁稍稍放心了。

     然而——

     “你以后不用来这里了。”西维尔接着就来了这么一句。

     许宁:“……”

     “告诉玫瑰园的女仆们,让她们也别来了。”

     许宁:“……”

     哦,黛拉会杀了她的!

     这绝对是恼羞成怒了!因为当面拒绝了“老板”的升职提议,所以恼羞成怒了!

     唉……所以她以后连见到自己的攻略对象都困难了咩?

     许宁哀怨又惆怅,眼神缠绵:“我很期待给……公爵大人送花。”她差点口误,当面叫了西维尔的名字,好在及时反应过来了,“她们也是。”

     “谢谢。”西维尔笑道,“可是我决定沉睡一段时间。”

     血族的生命很长,所以他们时常会想要沉睡一段时间,以排解悠长生命中不能避免的寂寞。

     许宁能理解,但不希望。她不可不想西维尔一觉醒来,自己已成白骨了。于是,她积极地劝解着他,希望他放弃沉睡的念头,然而贫乏的词库困扰了她,憋了半天只憋出一句:“……生命在于运动啊。”

     “……”

     “……”

     西维尔失笑:“能借你的手一用吗?”

     许宁不解,但还是把手递给了他:“一只,还是两只?”

     “一只就好。”

     西维尔伸出手握住许宁递出的手,他的手指苍白而修长,两手交叠,却一丝一毫的温度也没有。

     许宁打了个寒噤。

     “冷吗?”西维尔低头问她。

     “还好。”

     西维尔笑笑:“很温暖的温度。”说完,拉着她的手覆在自己胸口的位置,问,“能感觉到什么吗?”

     许宁摩擦了两下,得出结论:“面料丝滑。”

     西维尔:“……”

     许宁收回手,脱离了西维尔,手上的温度迅速回升,她眸中闪过异样。当她的手覆在他的胸口,她能感觉到手心下的沉寂,血族的心脏是不会跳动的。

     “所以说,对于我们血族来说,运动并不是生命之源。”西维尔说道。

     回到玫瑰园的时候,许宁远远地看到黛拉的表情明显放松了,这位可爱的小女仆似乎一直在担忧久久不归的她,这让她心中一暖,朝着后者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黛拉嘟囔着:“你又犯迷糊了吗?怎么去了这么久?”

     “没,有事耽搁了。”许宁模糊地解释了下,随即顿了顿,小声地问她,“你知道西维尔回来了吗?”

     小女仆被她话里的某个称呼吓了一跳,伸出就要去捂她的嘴,嘴里不赞成地谴责道:“都说了,要尊称那位为公爵大人,你不要命啦!”

     “呃,我下次一定改。”

     黛拉瘪嘴:“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

     许宁:“……你知道……公爵大人什么时候回来的吗?”

     黛拉眨眨眼,不解地问:“公爵大人什么时候离开过吗?”

     “……”许宁失语了片刻,“他不是去参加西德尼伯爵的婚礼了吗?我亲眼看到马车出了庄园!”

     “那是本森管家啦!”黛拉叹息一声,颇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无力感,“夏里,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迷糊?”

     许宁:“……”

     也许是知道许宁的迷糊已经无药可救,黛拉叹息了一会儿也就把这事抛在脑后,转而兴致勃勃地问起西维尔的事来,她兴奋得鼻翼上的小雀斑都颤了。

     “你见到奈略特公爵了吗?”

     “……见到了。”他还看出了她的潜力,想给她“升职”来着。

     “他有和你说话吗?”黛拉更兴奋了,“据说公爵大人会回应每个给他打招呼的仆从,他真是个完美的绅士,他的笑容就像这玫瑰园里的……”

     许宁一听到这,赶紧出言打断她,就怕自己再听到那个雷死人的比喻:“说了。”

     “说什么了?”

     “他说他要沉睡了,让我们不用再去送花了。”

     黛拉蓦地沉默了。

     许宁嘴角抽抽,伸出一根手指戳戳她的胳膊,安慰道:“其实细看,本森管家笑得也挺像一朵花儿的,还能经常看见。”

     黛拉怒道:“是啊,他不笑脸上的褶子也像一朵快要凋零的菊花!”

     “噗。”

     “唉,明天就轮到我了呀……”黛拉幽怨极了,低着头拨弄手中的玫瑰,半没有理会许宁。

     黑暗界的夜晚比人类世界更加瑰丽,血红的双月遥遥相对,零星的星辰点缀着天空,鸟鸣虫鸣这些统统不见,黑暗界的夜晚是真正的沉寂。

     黛拉在接受了自己近期不会再见到奈略特公爵后,伤心地睡着了。同屋的许宁没有睡,她正在想西维尔的事。

     “222,现在该怎么办?”

     一旦西维尔沉睡了,她的任务该怎么办呢?

     “叮,系统忙碌中。”

     已经看穿了自家系统的尿性,许宁很容易就接受了它的回应,她也没期待系统能给自己什么建议,甚者,在发现系统从未放弃坑她之后,她反倒害怕采纳系统的建议了。她会问出来只是为了排解一下忧虑,仅此罢了。

     “算了,敲到船头自然直。”

     苦想无果,许宁放弃了思考,决定破罐子破摔,明天起来再想。她闭上了眼,开始沉入睡梦中。

     她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人坐在了她的床边,低着头看她。那人什么都不做,只是单纯地看着她,像一座孤寂的雕塑。

     许宁发现自己害怕睁开眼,害怕看清那人的脸。

     良久的打量,那人深深地叹息了一声。

     “抱歉,我没能回来。”那人开口了,低沉的声音,很熟悉,却又感觉离她非常遥远,是很遥远很遥远的记忆中的声音,那些已经被她放下的记忆中的声音。

     她害怕极了,因为她并不希望有人打开她的记忆匣子,她想把它们封存得好好的,再也不去碰触。

     她愿意做一个胆小鬼。

     没有得到她的回应,那人又是一声悠长的叹息。他不再说话,只是沉默地看着她,许久之后,他动了,他伸出手碰了碰她的脸。

     “你什么时候醒来?”他说,他的声音突然变成了少年人的声音,有些宠溺有些无奈。

     她突然觉得很忧伤。

     她没有再装睡下去,缓缓抬起手,抓住了那只手:“我……”

     触手的冰冷吓了她一跳,她蓦地睁开眼,缓缓聚焦的目光中,她看到一道修长的人影坐在她的床边,而她正抓着那个人的手。

     “你怎么哭了”那人疑惑地问。

     “啊?”

     许宁听出声音的主人是西维尔,这位奈略特公爵也不知道哪来的兴致,突然出现在一个女仆的房间里。

     “我说,你怎么哭了?”

     “哭了?”许宁抹了抹自己的脸,湿湿的,确实是眼泪。

     “大概是……我饿了。”她猜测道,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哭了。也许是她在睡梦中梦到了好吃的,好吃到哭。

     “噗,这确实是一个让人哭泣的理由。”西维尔失笑,他带着几分自嘲道,“我也一样,放不下你身上的气息,所以我来找你了。”

     许宁呆呆地问:“你要吃我?”

     西维尔被她的话逗笑了,他耸肩:“暂时没有这个打算,我不习惯有女士在我面前这么忧伤。”

     “哦。”许宁脱口而出道,“那你能陪陪我吗?”

     ——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么渴望,渴望自己不是一个人。她心中如此想着。

     西维尔闻言有些惊讶。

     许宁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她懊恼地想怕死自己,急忙解释道:“不是,我说着玩呢,我好像有点睡糊涂了,我……”

     西维尔打断她:“我的荣幸。”

     “什么?”许宁傻眼。

     “我很荣幸被这么美丽的女士邀请了。”他微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