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颤栗的血玫瑰7
    许宁十分感谢艾琳娜的及时相救,这才让她幸免于葬身这片湖。

     ——在她被黑霾变成的西维尔迷惑过程中,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这片湖,这让她再一次切身感受到了黑暗森林的危险。

     好在她被救了,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她贪心地想,如果自己能更早一点获救就更好了,早一点点,在自己作死地“调戏”西维尔之前被救。

     天知道,就因为这点时间,她就从“疑似肖想西维尔公爵”变成了“果然肖想西维尔”公爵!那个被艾琳娜贬得一文不值的告白就成了最有利的证据!

     如果能早一点获救,她就不需要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费劲口舌解释,她对西维尔确实没有不轨之心。更糟心的是,她解释的对象并不相信她,甚至连西维尔都开始怀疑她的了。

     “原本我只是有一点怀疑的,但是,夏里,你知道吗?你现在急于解释的模样并不能说服任何人,反倒让人觉得你在心虚。”西维尔这么告诉她。

     她……

     凸(艹皿艹)

     怪她咯?!

     血族都是这么任性这么固执的吗?

     她身心俱疲,心累不已,总算觉悟了,不再试图解释任他去了。

     而这个时候,他们终于摆脱了丛林,看到了森林另一头的美丽景象。此刻他们正身处在高处,一眼望去,美丽的莫里格拉小镇全景尽收眼底,她温顺地坐伏在群山的怀抱之中,显得温柔又不失俏丽。

     “我们到了吗?”切茜亚似有所感,兴奋地问道。

     “没有。我们只是提前感受到了莫里格拉的美丽。”许宁赞叹,“它确实让人觉得冒险穿过黑暗森林是值得的。”

     黑暗森林在高处,它静静地俯视着莫里格拉。从黑暗森林出来的他们还需要绕着环山马路下去,这才能真正到达莫里格拉。

     “你口中所说的冒险是指你毫无防备地睡得昏天暗地?还是指你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血族贵族们给你寻来的食物?”艾琳娜标志性地嘲讽也随之而来,“与其说它是冒险,不如说它只是一次舒适愉悦的旅行。”

     许宁:“……”

     她已经看出来了,随着越来越靠近莫里格拉,这位表面平静的血族女贵族似乎有点焦躁,她越来越尖锐的嘲讽能证明这一点。

     显然她的异常也被西维尔发现了,许宁不止一次看到他用打量的眼神看着她,而大多时候,她都没注意到。这是不合常理的。

     没有和明显不正常的艾琳娜争辩什么,一行人稍作停顿便继续上路了。开辟在陡峭的悬崖上的环山马路看上去惊险万分,不过对于拥有两只强大的血族的他们的这支队伍来说,这算不了什么。

     一路有惊无险,很快他们便达到了小镇的入口。一路上的荒凉景象在到达莫里格拉的那刻彻底结束了,他们不是莫里格拉唯一的客人,同时与他们进入的还有来自各地的游人,或乘着马车,或靠双脚走路,不管是那种方式,他们都是微笑着的。

     许宁喜欢这里的氛围。

     并不扎眼的他们顺利进入了莫里格拉,切茜亚脸色带着藏不住的笑意,她的话开始多了起来,多是介绍小镇的。在她的口述中,没有太多的景与物,多是人与风情。

     ——她的眼疾使得她没有机会见识到小镇的美丽,和她相处的人成了她的世界中的唯一景色。

     “……范妮阿姨的杂物铺子在春天的时候最繁忙,年老的猎人会在这个时候来这里多买几只弓箭,他们老了,只有在猎物最多的春天才能多打几只猎物换取钱物,范妮阿姨会给他们最便宜的价格,作为交换,猎人会讲几个小故事,多是他们年轻时候的亲身经历。我喜欢他们的故事。”说到这里切茜亚有点小苦恼,“不过听到故事的机会很少,我和姐姐要去地里收第一波的土豆,如果丰收了,梅米阿姨会让我们住到小屋子里,那里暖和极了,我们手指上的冻疮会变得痒痒的,很好玩儿!”

     切茜亚回味似的眯着眼笑了。

     许宁没有笑。她的故事中,这么容易就满足的小切茜亚会让人心疼。

     但她嘴笨地不知道怎么去安慰,或者说切茜亚并不需要安慰,因为这个小女孩似乎真的很愉快,生活给了她许多许多的不幸,但她活得很快乐。

     “你吵死了。”艾琳娜冷着脸道。

     切茜亚似乎已经习惯了她的性格,笑脸不变,微笑着说着一些不算抱怨的抱怨:“姐姐以前很温柔的。”说完,她摸索着牵到了艾琳娜的手,小小的身子依偎上去。

     “姐姐这么凶,这样很好。”切茜亚俏皮地吐吐舌,“没有人喜欢姐姐,姐姐就只会是我的姐姐了。”

     艾琳娜沉默了一瞬,最后冷脸道:“找抽是吧?我明明人见人爱。”

     “是是,我就最喜欢姐姐了!”

     许宁看到艾琳娜的眼中埋着什么深沉的东西,似隐忍,怜惜。

     切茜亚不能视物,所以她看不到,就算她能看到,她小小的年纪也不会懂。许宁突然对她们之间的故事很感兴趣。

     “我们先去看望范妮阿姨!”最后切茜亚这么说道。

     于是一行人驾着马车去了范妮阿姨的小杂货铺。

     现在正值最萧条的冬季,整个小镇却仍旧鲜活着热闹着。沿街的酒铺红红火火,一壶热酒两三个好友,插科打诨也是美妙的一天。

     嘴馋的许宁频频看向那些酒铺,却顾及着呆会儿要见切茜亚口中的范妮阿姨没有蹿出去。

     行至东街,这里的酒家渐渐少了,热闹不似刚才,最后他们在一家孤零零的可怜小商铺前停了下来。杂货铺门前清冷,温婉的妇人正坐在门前针织,见马车突然在她面前停下,眼中闪过一些疑惑。

     “范妮阿姨!”

     马车内突然传出的熟悉声音让妇人愣了愣,试探着问:“小切茜亚?”

     切茜亚从马车内探头:“范妮阿姨!”

     “真的是你呀。”范妮脸上带着明显的喜色,这丝喜色在看到随后走出的艾琳娜时顿了一下,她抱着向她扑过来的切茜亚,不失礼仪地朝艾琳娜道,“你好。”

     切茜亚从范妮的怀里钻出来,手拉过艾琳娜,仰着小脸认真地说道:“范妮阿姨,你该抱抱姐姐了。”

     正从马车里出来的许宁正好听到这一句,眼角狠狠地一抽。她实在不能想象艾琳娜扑到范妮怀里求抱抱的景象。

     范妮脸色一僵,很快恢复过来,她捏了捏切茜亚的鼻头,“姐姐大了,不能再像你一样撒娇了。”

     切茜亚疑惑道:“可是姐姐只比我大一岁。”

     在她认知里只比她大一岁的艾琳娜:“……”

     “明年的这个时候,你也该独立了,小切茜亚。”西维尔从马车里出来,给僵在一边的几人解围道,“就像你的姐姐一样。”

     “是这样吗?”

     “是的。”

     “哦。”切茜亚释怀了,“明年的这个时候,我就长大了吗?

     “是的。”

     切茜亚笑了。

     几个人来到了杂货铺后面的屋子,范妮阿姨热情地款待了他们。赶了好几天的马车,坐车坐得腰酸背痛的许宁在得到放松后,睡意便翻涌了上来。她被安置在一个房间里,房间很小,但很温馨,许宁很快在房间里睡着了。

     切茜亚和范妮阿姨正在叙旧,空闲下来的西维尔去了阁楼,那里艾琳娜正在窗前远眺。

     “切茜亚是怎么回事?”西维尔开门见山地问道。

     艾琳娜没有回头,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了个毫不相关的问:“西维尔,你觉得寂寞吗?”

     这个问题西维尔曾在某个人类女仆口中听到过,当时他的回答是不知道,而现在他想他有了不一样的回答。

     “我不知道。”他走到她的身边,与她一起看着窗外,“但是,如果我再只身回到我的艾尔利亚庄园,我想我会觉得寂寞的。”

     他多少年没有出过他的庄园了,他在那里好好地过了几千年,从来没想过寂寞这件事,而现在因为多了一些人走到了他的身边,他不再习惯独身一人了。

     艾琳娜道:“看来你很喜欢那棵豆芽。”

     西维尔笑笑,没有接她的话:“她不会喜欢你这么称呼她的。”

     艾琳娜也不在意:“西维尔,我好想有一个人全新心意地陪着我。”

     “所以,你对切茜亚施展了你的天赋?”

     他一直都知道,艾琳娜的天赋是——转移。她能把一个人对另一个的情感完全转移到她的身上,而被施展了天赋的人会忘了那个她曾经深深眷念的那个人。

     就像切茜亚对艾琳娜,切茜亚只是把艾琳娜当成了某个人。

     “是的。我这么做了,不仅如此,我还把她变成了血族。”艾琳娜表情冷酷,但她淡蓝色的眼眸中却闪动着什么,“我想她能陪我久一点。”

     西维尔叹息一声:“艾琳娜,你不该这么做。”

     “我已经做了。没有后悔。”

     “那个人呢?”西维尔问,“切茜亚的姐姐去哪儿了?”

     艾琳娜表情冷淡道:“死了。”

     ……

     许宁沉睡时,一只银眸黑羽的八咫鸦栖落在了她房间的窗台上,它静静地看着睡梦中的她,良久,俊美的血族从飞舞的黑色鸦羽中走出来。

     “你愿意成为血族吗?”西维尔低声问,“你愿意陪我久一点吗?”

     熟睡中的许宁并不知道,有一只血族开始懂得了寂寞,开始想要寻求一个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