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被驯养的人类8
    许宁从来不认为猫团子是素食主义者,当然,她更加不认为自己是一块能引发食欲的肉肉,所以当猫团子直接啃到自己脸上的时候,她的内心是凌乱的。

     “你不能因为我的复生技能满满就想吃掉我啊。”如果是常人,她当然不会因为自己被啃了一口就产生如此消极的想法,可是猫团子不同,她一直坚信着,他的三观距离正常人类差了不止一点半点,“相信我,我并不擅长做一块尽心尽责的食物。”

     猫团子是真的啃了她,而不是只是想表示亲近,但就说话的这段时间,她脸上的伤口已经完全消退,变得完好如初了。从一点来看,如果她真沦为了食物,倒也绿色环保且能循环无限次使用,尽显节约美德。

     t^t

     但是,许宁本人并没有那么崇高的觉悟。意识到自己宠物的地位有下滑的趋势,她立马赶在悲剧来临之前采取了行动。

     “别这样无情嘛,咱们都这么久的情谊了,吃掉我多不好。留着我,你会知道,我要比成为食物有意义的多。比如说,我可以陪着你说话。”

     猫团子也没想过要把她当作食物,他只是在刚才那个瞬间觉得她可口罢了,而且,刚才他啃上去的那一刹那,他其实是有点后悔的,牙齿刺破她皮肤的感觉并不美好。

     他已经不想再吃她了。

     现在,他更是被她的话吸引住了。

     陪多久?

     他这么问,问完之后却发现自己还是兽态,他的询问并没有传达出去。

     因为急切而忽略掉了这一点,他小小地懊恼了一下,随即变回人形。这一次,他再次忽略了他现在所待的地方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变身场所,他这一变,体型被迅速拉长的他立刻把许宁压倒了。

     他懵了一下,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把原本抱着自己的许宁压在了身下,而她的脸就近在自己眼前。

     十分贴近的距离……

     他眨了眨眼,突然又一次觉得她变得可口了。

     他因为这个想法羞红了耳根。

     ——明明已经决定不再吃她了,为什么还会可耻地觉得她十分美味呢!

     他咽了咽口水,看着看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睛蓦地亮了。

     ——既然不能吃她,那么只是舔舔解解馋就可以了吧!

     这么一想,他突然觉得整个喵生都明媚了!

     于是……

     另一边,许宁被这突发状况整得有点措手不及,被压倒在地的时候,她的后脑勺磕到一只石子,疼得她反射性地闭上了眼,等她睁开眼时却看到,一张放大的脸以不容拒绝的气势朝她压了过来!

     “……”

     她受惊的小心脏还没来得及恢复,就被脸上温热的触感搞晕菜了。

     猫团子压着她,伸出舌头舔着她的脸,他舔得极为认真,等他把她的整张脸都洗了一遍后,他才满意地抬起头。

     被糊了一脸口水的许宁嘴角抽抽,半天找不到言语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你在干嘛?”

     “舔你。”

     “……谢谢。”

     百戈不解:“为什么道谢?”

     “因为我不知道除了道谢还能说什么。”

     “哦。”

     没有意义的对话告一段落,两人都没再说话,一时之间气氛有些沉默。

     “那个……”被压得发麻的大腿提醒了许宁,她从沉默中醒来,“能劳烦你从我身上起来吗?你压着我了。”

     百戈看了她一眼,顺从地动了。许宁呼了一口气,然而还没等她完全放下心来,她就发现自己整个人违背了重力原理脱离了地面,她一惊,下一秒就好好地坐在了百戈的腿上,以面对面的姿势。

     许宁:“……”

     她眼角狠狠一抽,问道:“做什么?”

     少年一脸正经地说:“舔我。”

     许宁沉默了一会儿,她反复将他的话分解了又重组,最后颓然地发现,这俩字似乎并没有隐藏什么玄机:“……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咩?”

     百戈疑惑。

     他舔过许宁后觉得滋味很好,所以想和她分享来着。

     作为一个正常的人类,许宁显然不能理解他的良苦用心,她扯了扯嘴角:“这是你们表达友好的一种方式吗?如果是的话,我想告诉你,在我们人类,表达友好的方式是这样的……”说着,她伸出右手去握住他的右手,郑重地晃了晃,“就是这样。”

     说完,立刻从他腿上爬起来,头也不回地往山洞里走,一边走一边谴责自己道:“太不应该了,我怎么能把伤患扔到一边呢,这实在太不像话了!”

     话虽然说得大义凛然,但掩饰不了她落荒而逃的实质。

     没能顺利和许宁分享自己发现的新游戏,百戈有点不开心,并更加厌恶起那个躺在自己山洞里的人类来。

     人类什么的真是太讨厌了!

     如果……她是自己一个人的就好了……

     赤果的少年深沉望天,许宁偶然回头,被他思想者的造型闪瞎了眼,她没敢再看下去,匆匆回了山洞。

     卡希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了,比她本人更先醒过来的是她的肚子,从没有过的羞愧感让她忽略了山洞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等她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她立马调整好笑容,温和地问道:

     “是你救了我吗?”

     山洞里有些暗,坐在角落里的许宁又低着头,所以卡希一时之间没有认出她来。或者说,她根本没想过许宁会救她,毕竟在她的认知里,那个人简直冷血到了一定程度。

     “顺手而已。”许宁懒洋洋地回道。

     一听这声音,卡希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了,她嘴角抽动了半天,一个字也没再蹦出来。

     许宁申了个懒腰,从角落的阴影里走出来,对她道:“那什么,感谢的话就不用再说了,赶紧地,收拾东西走人吧。”语气十分嫌弃。

     卡希:“……”虽然许宁救了她,但她并不想感谢她。

     这个人救自己只是想羞辱自己吧,这么想着,她的脸色羞愤难掩:“我会走的,我……”

     “嗯嗯。”许宁打断她,不耐道,“别废话了,赶快起来走吧。”

     卡希被气得语噎。艰难地撑起上半身,起身踉踉跄跄地往山洞外走。许宁不慌不忙地跟在她身后,时不时踢踢脚下的小石子。

     “迪尔林小姐,这次出去可别再受伤了,老麻烦别人救,自己也会不好意思吧。”

     卡希装作没听见她的话。

     “还有,你的那位男朋友召集了些人在找你,下次往人多的地方走吧。”许宁脚下没控制好力度,把一颗石子踢到了卡希的脚下,她顿了顿,佯装没发现地继续道,“我就有点奇怪了,他们人也不少,怎么就找不到你呢,你是做多了缺德事才被上天惩罚了吧。”

     卡希的脊背僵直,脚下越来越慢,最后停了下来,她回头问她:“葛束在找我?”

     这次换许宁装作没听见她的话了。

     她是故意的!

     卡希这么一想,呼吸都变得急促了。她做了个深呼吸,扯了扯嘴角,脸上堆砌起笑容:“请问……”

     “对,他在找你。”许宁再次打断她。

     她在耍我!

     卡希胸口剧烈地起伏了几下,她猛然转身,打定主意不再理身后的人,然而——

     “你的宝贝弟弟……”

     她竖起耳朵倾听,然后……没有然后了,身后的声音再次停了下来。

     她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拳,指节青白,她回头放低姿态地询问:“他怎么了?”

     许宁朝她晾晾白牙,笑得十分恶劣:“他很好,很担心你。”

     卡希:“……”她还以为他出事了呢!

     垂下眼眸,遮住了眼中翻滚的情绪,她默默地转身继续走。

     “真是极好的男友极好的弟弟呀!”身后许宁还优哉游哉地感叹,那感觉……呃,十分欠揍。

     卡希一路煎熬地走到洞口,被脚下的高空吓了一跳,这个时候,她这才关注起她所在的地方来,她这一看,立马被触目的克米亚矿刺瞎了眼。

     ——和许宁不同,她来赤炎星之前可是做足了功课的,对这传说中的稀有矿物了解得很。

     “这,这是……”她的心跳猛地狂跳起来,连身上的伤痛都忘记了。她扫了一眼身后的许宁,发现她脸色平静,似乎并没有发现这矿山的秘密。她的眼中闪过微光,随即装作什么也没发现。

     “你在这儿等着,我去找人来送你下去。”许宁觉得好笑,却也没拆穿她。

     许宁回到洞中,拐进另一个通道,往百戈住的地方走,然而等她进去后,并没有发现他人。

     出去了?

     她微微皱眉,没有放弃地在其他地方寻找起来。

     许宁不知道,她正找寻的百戈此刻已经赶到了洞口,并与卡希遇上了。

     “你是……”

     身后突然出现了另一个人,卡希大惊,待看清来者的脸后,更是脸皮都抽搐了。这个人是……

     曾经打劫过自己的少年!

     少年直勾勾地看着她,看得她眼神发虚。

     “我没有东西了。”她说。

     话刚落,少年突然挥起拳头,一拳砸在她的脑门上……随后,他拖着昏过去的她,穿过长长的通道,把她扔到了关押宠物的洞里。

     没找到他的许宁回到洞口,但已经没了卡希的身影,她正疑惑着,身后传来了百戈的声音。

     “我让翼龙送她下去了。”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