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海底两万里4
    许宁几人花了半天的时间来寻找虎鲸群,避开大的虎鲸群,他们谨慎地从爱好群居生活的黑白色大家伙中选择2~3只组建的小团体,地理、时机这些都是他们需要认真考虑的,像这样慎重选择之后,他们把目标锁定在了游走在深海里的三只虎鲸身上。

     ――在深海中,人鱼的优势比任何海洋生物都要突出,他们在海中的速度比游泳冠军旗鱼更快,他们的指甲是最锋利的武器,成年人鱼的五指甚至能穿透座头鲸的头骨。

     然而,居于海中霸主地位的人鱼在成年之前并不是无所不敌的,群攻狩猎的虎鲸,防不胜防的裂颊海蛇等等都可能成为他们致命的威胁。

     所以,野外训练是所有人鱼在成年前都会经历的一项重要考验,而猎取凶残的虎鲸是学院最常见的考验方式。未成年人鱼面对虎鲸必须得全力以赴才能全身而退,因此为课业而来的许宁等人都知道此次任务马虎不得,所以从发现这个小虎鲸团之后,他们就一直在远远地观察着它们,等待一个绝佳的进攻机会。

     等待过程中,大家都很紧张,哦,除了卡洛斯以外。他在进入开放海域不久就被一只僧帽水母给调戏了,僧帽水母的神经毒对于人鱼来说并不致命,但会让人鱼短时间内呈现瘫痪状态,于是卡洛斯刚进海域不久成了深海中的一具“浮尸”。

     “……”

     许宁取了两枝珊瑚枝用韧性强的海草把他绑上,她拖着“受难的耶稣”跟在自己的队伍里,只觉心力交瘁。

     “潼潼,我们去抓鱼吃吧,我都饿了。”心宽体胖扮着浮尸的某人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他甚至还有心情关心饭点儿。

     许宁心累不已,有气无力回他:“闭嘴。”

     已经开始幻想美妙的野餐的卡洛斯心情甚好:“就剑鱼好了,再抓几只大虾,带鱼也不错……”

     许宁额头青筋蹦裂:“你别和我说话。”

     “我……”

     “说了闭嘴!”

     终于安静下来的卡洛斯突然整个人狠狠地抽搐了几下,他不安分的行为引来了许宁的斜视,然后她就看到了卡洛斯白皙的肤色渐渐变成了酱紫色,渗人得慌。

     许宁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卡洛斯撅着嘴扮无辜:“刚才有条花串儿色的海蛇朝我游过来了,你又不让我说,它咬我了。”说完他十分委屈地看着许宁,“我被欺负啦!”

     许宁:“……”

     琪卡从专注的虎鲸观察中扭过头,惊道:“卡洛斯,你要死了吗?!可怜的!”她一边说一边虚伪地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泪。

     亚兹扫了像刷了一层色的卡洛斯一眼,十分淡定地说:“死不了。”

     许宁松了口气:“那现在怎么办?”虽然被指着说没有生命大碍,但总不能这样放着他不管吧,“就这么晾着他,等他自己好?”

     卡洛斯动了动双臂,想要朝她索求一个抱抱,然而神经毒麻痹了他的神经,让他连抬起手都困难,于是他只能用眼神传递受伤的自己此刻最需要的是什么:“给我一个安慰的抱抱就好。”

     许宁无视他的存在,只是看着亚兹。

     亚兹没说太多,他吩咐许宁琪卡看着点他们此行的猎物,自己却一甩尾离开了,没多久,他带着几棵没见过的水草回来。

     “让他吃下去。”他简短地下了指令。

     许宁没有怀疑,掰开卡洛斯的嘴,以极其粗暴的方式将水草全部塞了进去,塞得他只翻白眼,直嚷嚷叫停。亚兹带回来的东西效果不错,只过了一小会儿卡洛斯身上的那层颜色就退了下去,更厉害的是,水母的神经毒也都分解掉了。

     重得自由的卡洛斯舒服地舒展了一下僵硬的手脚,不甘寂寞了:“潼潼,我们去……”

     许宁打断他:“我们哪儿都不去,你给我安安分分地呆好了,再整出什么妖蛾子……”她后面的话没再说,但谁都看得出她话里威胁的意思。

     当然卡洛斯也听出来了,他立马哭着脸:“潼潼你好凶……”

     许宁不理他,没博来关注的卡洛斯折腾了一会儿也就安静下来了。严密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的许宁见此松了口气,没了这个小混蛋的折腾,她准备着去看看他们的猎物小虎鲸群怎么样了,然而她的余光不经意地扫到亚兹,却发现他正一动不动地看着卡洛斯。

     “你看着他做什么?”她觉得有些怪异。

     她这话一出,卡洛斯也发现了亚兹的窥视,奇怪地看回去。

     亚兹没有被点破后的慌张,耸耸肩:“没,随便看看。”

     许宁还是觉得有点奇怪,然而当她的目光落在卡洛斯的那张脸上时,突然福至心灵有了些别的感悟。

     她先是“哦”了一声,随后与琪卡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叹道:“这到底是因为无界限的美貌呢,还是因为无界限的爱情呢?”

     琪卡想了想:“大概是因为无界限的美貌导致了无界限的爱情吧。”

     许宁佯装诧异地说:“原来如此!”

     亚兹:“……”

     卡洛斯还迷茫无知。

     不同于卡洛斯,听出她们话里暗含的意思的亚兹默默,沉默之后他又不得不为自己正名:“我的审美很正常,性取向也是。”

     卡洛斯没太懂他们在说什么,不过他向来喜欢和亚兹争东西,因此听了他的话,自己也忍不住了,他高声宣告:“我的审美也很正常!”为了证明自己的话,他还聪明地举了个例子――

     他轻蔑地睨着全校雌性人鱼心目中的男神亚兹,唇瓣动了动,脱口道:“你个丑逼。”

     亚兹:“……”

     “想打架吗?”他道。

     这刚好迎合了卡洛斯的“癖好”――是的,在许宁看来,没事到处找事就是卡洛斯暂时无法治愈的怪癖――他兴致勃勃地接下了他的挑战:“来呀,上次是我大意了,这次我一定赢你!”

     说着,就要上前,却被许宁拉住了。

     “还闹?”

     眼见着她要生气,卡洛斯识时务地立正站好:“我说着玩儿呢。”他嘴上这么回答着,眼睛却挑衅地睨着亚兹。

     “你也和他闹?”许宁说完卡洛斯又将炮口转向亚兹,“也没脱离幼儿期吗?”

     亚兹默默地转了个方向,回归盯梢岗位。

     一旁的琪卡突然哆嗦了一下,不着痕迹地离许宁远了点。

     “……你干嘛?”

     琪卡摇摇头,满脸无辜:“条件反射而已。”她解释道,“你让我突然想起了曾经因为我犯了错而没收了我的餐后糖果的我的幼稚园老师。真是魔鬼一样的老师啊,让人看着别人吃糖果那是人干的事吗?!”

     “……你的记忆力不错。”

     得了“表扬”的琪卡羞射地抿着嘴笑笑。

     许宁:“……”

     好吧,就对待卡洛斯这件事而言,她自己有时候也会产生她是一名幼儿园老师的错觉!她可没有扮演熊孩子们的老师的爱好,归根结底,这都是被卡洛斯逼的!

     卡洛斯所期待的野餐在一个小时之后在某个浮岛上终于实现了,此时他们已经拿下了那三头倒霉的虎鲸,并让它们成为了此次野餐中的一部分。

     此次狩猎还算成功,长久的观察让他们一行人找到了最合适的机会,然后一口气出击,速战速决。有武力担当亚兹在,就算有许宁和卡洛斯这样扯后腿的存在,狩猎依然顺利。

     此时,他们在这个位于学院南方的不知名浮岛上,带着丰收后的愉悦心情,他们架起了火堆,烤起了鱼虾。

     “卡洛斯,请停下!你手上的鱼还没熟呢……”新晋为保姆的琪卡眼睁睁地看着一条没熟的鱼进了卡洛斯的肚子,叹了一口气。

     卡洛斯意犹未尽地舔了舔手指:“我饿。”

     “唉,算了。”

     许宁专心地烤着鱼,将调料细致地抹在烤鱼上,一旁的亚兹没动手,他只是看着她动作。是的,身为他们这个队伍的武力担当的他是不会做这些的。

     为了犒劳出力最多的亚兹,许宁将烤好的鱼递给了他:“给你。”

     亚兹扬了扬眉,顺手接了过来。

     他们这一递一接可惹恼了卡洛斯,他猛地蹿过去想要夺走亚兹手上的烤鱼,后者早有防备,上半身往旁边一躲,他在做这个躲避的动作的时候,同时用自己有力的尾巴猛力扇向卡洛斯,就在他以为自己刁钻的角度能够击中卡洛斯的时候,他诧异地发现卡洛斯躲过去了,甚至是很轻松地躲过去了。

     在此前的虎鲸狩猎中,卡洛斯的表现可以称得上糟糕透了,他的一举一动都像个初生的幼儿一样迟钝可笑,然而他现在却能轻松躲过自己有意为难的一击?

     心念电转,亚兹想要回击,却来不及,上半身被狠狠压制住,而他被压制的地方正好是他要发力的地方,因为被压制,他连动弹都极为困难,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压在地上。

     巧合?

     他的眸光闪烁,直直地看着面前的这张面孔,探究意味浓重。

     拥有樱花色发色的少年却不想和他近距离地“眉目传情”,他只是把目光放在那条烤鱼上,想也不想,俯身一口咬中,随后迅速地退开,叼着自己的战利品得意地看着还躺在地上的亚兹。

     “我的。”他宣告道。

     亚兹的眸色深沉,半晌他才起身,整了整自己凌乱的上衣。此时,琪卡将一条烤鱼递给他:“吃这条吧。好吧,我们都知道你喜欢他,想让着他。”

     正觉得自己探查到了一点什么的亚兹被琪卡的话狠狠噎住了,再也想不起自己刚才想到了什么。

     “……我说了我的审美很正常。”

     “大家都正常。”许宁仔细看了看卡洛斯的脸,觉得不管看多少次都觉得惊艳,“没有人觉得卡洛斯不好看。”

     琪卡附和道:“是的。”

     亚兹:“……”

     觉察到许宁正看着自己的卡洛斯从低头整理衣服中抬起头来,他朝她笑了笑,傻傻的。

     “潼潼烤的鱼!”他开森得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线,抬起手咬了大大的一口烤鱼,然后……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上出现了……一言难尽的表情。

     “好吃吗?”许宁觉得自己必须得知道自己的厨艺有没有提升一点。

     “……好吃。”

     “是吗?”许宁把自己正烤着的一条也递给他,大方地说,“这条也给你了。”

     卡洛斯欲言又止,最后只弱弱地笑了笑:“……潼潼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