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海底两万里7
    许宁很快就后悔了,后悔自己竟然和这些十七八岁的少年一样幼稚,她正要结束自己幼稚的行为,卡洛斯如她所愿出现了。

     卡洛斯向她索抱,就和在这之前无数次的求抱情景重合,但仔细分辨,又会让人觉得哪里不一样。也许是眼神,那是一种用言语难以形容的眼神,它看似平静,但平静下面有暗黑,有似要撕裂一切的狂暴。

     在他的目视之下,她不自觉地松开了手,离开了亚兹。

     “这里风景真不错。”不知道为什么,她莫名地觉得有些尴尬,只能扯东扯西地打哈哈。

     也不算胡扯,此时夕阳西沉,血色的余晖落入海面,美得堪能入画。

     “氛围也不错,适合谈谈情说说爱什么的,你觉得呢?”卡洛斯依然笑着,和平时相比,少了稚气和傻气。

     许宁原本觉得有些尴尬,现在却被发现新大陆一样的惊奇心情压了下去,她盯着他看了许久。

     卡洛斯:“看什么?”

     许宁叹道:“看你变脸比人家的绝活儿还熟稔。”

     卡洛斯十分谦虚:“谬赞了。”

     “不不,你和这赞扬相称极了。”许宁抬眸,“所以,你之前一直都在演戏?现在怎么不演了?”

     她真的被骗了,而且骗了很久,这种醒悟过来的感觉真是……百感交集。

     “潼潼……”

     “叫我关潼比较好。”她打断他,“不管你是为了什么倾情演了这么久的戏,但有件事我是确定的,你对我这个人并没有多少感情,所以,既然开诚布公了,咱就不玩那些虚的了。”

     卡洛斯沉默。

     许宁笑笑:“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卡洛斯依旧沉默。

     此时夕阳敛了余晖,天际的云彩变成乌青一样的颜色,有几分暗沉。

     夜幕即将来临。

     卡洛斯微微低着头,他看着地面,整张脸沉入薄薄的阴影中,看不分明。

     许宁看着他,最终还是问出了口:“你失忆了吗?”

     你失忆了吗?

     卡洛斯听见她问,眼睫颤了颤。

     许宁等了很久也没等到答案,她不在意地笑笑:“原谅我质疑这件事,实在是因为在得知你的爱好是演戏,并把这爱好发扬到了生活中之后,我有点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你了。”

     这只是她的说辞,事实上,她的质疑来自系统的任务。

     寻回卡洛斯的记忆?

     系统给她安排的身体并不是一名医生,而且就算是最顶级的医生,对治疗失忆这块儿也没把握,寻回记忆这件事听上去太玄幻了,这让她不得不猜测,她的攻略对象并没有失忆,她的任务或许只是让卡洛斯承认自己没有失忆这件事?

     当然,这只是她欠乏依据的揣测,唯一的根据大概只有一条了――

     和222相处久了,她大概有些了解它的尿性了。

     “所以,你失忆了吗?”

     经过了长久的沉默,卡洛斯终于抬起了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许宁觉得自己已经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什么,从他不是否认的回答。

     “因为老师说了,诚实是最美的品德,是信任的基石。”她试图劝解他,“告诉我也没什么损失嘛。”

     “我最不想的就是和你诚实。”卡洛斯说完露出了厌烦的表情,似乎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许宁看出了他的抵触,为了不和自己的攻略对象的关系搞僵,她主动结束了话题:“好吧,是我多问了……我先去找琪卡。”

     说完,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了。

     她走后,一直在听他们谈话的亚兹开口问道:“你失忆了吗?”

     “噗,你以为失忆的概率有多高?”卡洛斯嗤笑,“正好被我撞上的几率又有多高?”言下之意是没有失忆。

     亚兹沉默了一会儿:“为什么不愿告诉她?”他既然毫不犹豫地告诉了自己,又为什么不愿告诉关潼?这是他所疑惑的。

     卡洛斯答非所问,没头没脑地回道:“爱好演戏的那人一直不是我,我只是陪同者而已。为了让这场戏一直不结束,唯一一件事我不能碰。”

     “什么事?”

     “告诉她我没有失忆这件事。”

     亚兹一时之间没有再说话,现在的情况已经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他看不透,也不明白。因为看不透,所以格外好奇。

     “你说谁在演戏?”

     卡洛斯看着许宁离开的方向,没有回答。亚兹朝他看去,却看到了他眼中没有掩饰的炙热,那是一种似要焚毁一切的炙热火焰,令人胆颤。

     他突然想起了那个和关潼的拥抱,做戏一样的拥抱,想起了卡洛斯和她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关系,他无端有些烦躁。这焦躁来得突然,他毫无防备。

     “算了,我不想知道了。”他突然不想探究那些在上一刻还十分好奇的事情,草草地结束了话题,“我先走了。”他留下这一句就要离开,亚兹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琪卡看到许宁回来,终于从自言自语的唠叨中解脱出来,她有些埋怨地说:“你们一个个都去哪儿了?我感觉自己被孤立了!”

     许宁惊讶于她的想法,但她一点也不想看到这位率真的人鱼少女忧伤,于是她顺手给了她一个拥抱,腻着她说道:“别这么想,我只是有话想和亚兹说。”

     “我不能听到的话?”琪卡恍然大悟,“你向他告白了?”

     许宁一噎:“你想太多了,我对那他没有任何想法。”

     琪卡却听不到她的申诉了:“这样卡洛斯可要伤心了啊,关,要不你先不要喜欢亚兹,等卡洛斯不喜欢你的时候,你再喜欢他?”

     许宁:“……”她真的很想知道,在琪卡的认知里,喜欢这种事是不是和橡皮筋一样可以收放自如的!

     “卡洛斯可喜欢你了,你不能让他伤心啊!”琪卡还在絮絮叨叨,“我没有见过比他更喜欢你的人了!”

     为了让她闭嘴,许宁只能顺着她的思考方式来:“我知道了,好吧,为了不让他伤心,我决定不喜欢亚兹了。”

     显然琪卡比月老更忧心他人的感情生活:“你决定喜欢卡洛斯了?”

     许宁有些心累:“……琪卡,我想说,不喜欢亚兹,与喜欢卡洛斯这两者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

     这时,卡洛斯也从原处朝他们走近,琪卡一看到他,立马兴奋地朝他喊:“卡洛斯,关说她喜欢你!”

     许宁:“……”

     前一秒还认为“她决定喜欢卡洛斯”,后一秒就变成“她喜欢卡洛斯”了?!

     这人鱼少女的逻辑漏洞有大海那么广阔吧!

     许宁刚准备补救一下,没想她还没组织好语言,就看到走近的卡洛斯羞涩地朝她笑笑,软软地说:“潼潼,我也喜欢你。”

     许宁:“……”

     喜欢个毛线!羞涩个毛线!少年,你的人设早已在你坦白自己在演戏后就变了,羞涩什么的已经不适合了好吗!

     琪卡自觉促成了一对恋人,高兴极了,很有眼色地自主离开,留给他们一个甜蜜的二人世界。

     许宁嘴角抽抽,睨着卡洛斯:“为什么还说这种话,有意思吗?”

     卡洛斯脸上维持着不正经的笑,眼神却很认真:“我只是把我的真实感受告诉你而已。”

     许宁觉得他没意思极了,暂时不想和他说话,朝还没走远的琪卡喊:“等一等,琪卡!你想去哪呢?等我一下!”

     琪卡朝她挤眉弄眼递眼色,就差冲着她的脸说“好好地过你的二人世界,和我走干嘛”!

     从此可以看出,琪卡的人生必定会在红娘一行上发光发亮,如果不是时代限制,她早晚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媒婆!

     许宁装作没有看到琪卡的“努力”,毅然朝她走去,然而在她转身的刹那被人拉住了,促使她不得不停下来的人自然是卡洛斯,只是她不太明白他留下自己做什么。不能猜透他的意图,她有些疑惑:“做什……”

     她的疑问没能完全问出口,她的嘴人被堵住了,用嘴。

     是卡洛斯。

     唇上的温度告诉她此时正在发生的事是多么……惊恐。

     她惊得瞪大了眼,就在这时,她感觉有什么湿软的东西扣开了她的唇齿,侵占着她的私有空间。

     “……”

     她不仅惊恐,还觉得……很雷。

     ――一直被她当做孩子的家伙突然吻了她,呃,她雷得魂都飞了。

     “卡洛……”她往后退了一点,但很快又被追上了,被迫深入这个让她意外不已的吻。

     她默了默,觉得自己再也不能任由这个闹剧进行下去了,她开始挣扎。

     卡洛斯的双手把她禁锢在自己的怀里,她只能加大了力气,她挣扎着,突然发现束缚住她的力量变小了,她心下一喜,正要退到安全距离,可是她还没来得及实施她的想法,她就对上了卡洛斯的眼睛。

     ――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睁开了眼,细细地看着她,他的眼神如大海一样深邃,她探不清其中埋藏着什么。

     她挣扎的动作凝滞了一下。

     卡洛斯的吻变得异常温柔,她不禁有些沉溺。不知多久后,她才从他施给自己的魔法中解脱出来,她惊醒,又生了退意,这次不等她动作,卡洛斯便离开了她的唇,他没有立刻放开她,而是温存似的抱着她,并在她的耳边低语。

     他唤了她的名字,温柔地。

     她如中雷击。因为他叫出的那个不是关潼,也不是潼潼,而是――

     黎孟。

     她攻略柏原时的世界里的名字,黎孟。

     她惊讶得没了反应,外界一切声色全数屏蔽,很长一段时间,她的大脑都出于一片空白的状态,不能思考。

     她“醒”来时,看到了琪卡忧心忡忡的面孔,她卡壳了一下,下意识地寻找卡洛斯。

     “卡洛斯呢?”

     “他去海边了。”琪卡道。

     “海边?”关潼这才迟钝地发现四周变得有些不一样了,海风变大了许多,隔着老远都能看到海面不安分地躁动着。她有了不好的预感。果然——

     “那股洋流……来了。”她听见琪卡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