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颤栗的血玫瑰(完)
    一年前,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艾琳娜穿越了黑暗森林来到了莫里格拉,对于比游吟诗人走过更多的地方的她来说,小镇的美丽并没有让她觉得十分惊艳,在她决定结束这场并不特别的旅程的时候,她遇到了一对人类姐妹。

     那便是切茜亚与她的姐姐阿诺伊。

     血族是天生薄凉的一族,所以依赖彼此的人类姐妹给她留下了极为深刻的感触。不自觉地去关注,渐渐地,开始衍生了羡慕的心思。

     希望有一个人陪伴,默默地关注了两姐妹一段时间后,她坚定了这一想法。

     再后来,住在莫里格拉南方的城堡里的血族伯尼·莫里斯从沉睡中苏醒了,他喜欢稚子的血液,苏醒之后开始在小镇上狩猎,然后有一天,有一个人类闯进了他的狩猎场地,愚蠢的人类为了自保把父母双亡寄居在他家的两姐妹献祭给了血族,从而得到了大笔的财富。

     发现切茜亚与阿诺伊不见后,根据当地的传闻,艾琳娜来到了幽冥上的废弃城堡,想要救这两名给她感触颇深的人类姐妹出去,然而她失望了。

     天生眼疾的切茜亚不愿离开,她被伯尼·莫里斯迷惑,想要留在城堡里。

     姐姐阿诺伊最先发现伯尼的真面目,知道一直对她们温柔以对的血族只是把她们当作豢养的活收藏品,她开始反抗,但被伯尼威胁,说如果她把真相告诉切茜亚就会把她们杀害。为了妹妹不受伤害,她只有把真相隐瞒了下来。

     然而悲剧还是发生了,知道伯尼真面目的阿诺伊开始被血族频繁召唤,他不再顾忌地吸食她的血液,而并不明真相的切茜亚渐渐地开始产生了妒忌之心,嫉妒着更被血族喜欢着的她的姐姐。

     终于有一天,她们发生了争执,切茜亚在争执中推攘了阿诺伊一下,而身患眼疾的她并没有发现,她们就站在窗户边,于是阿诺伊被她错手推下了高楼。

     默默欣赏着这一场闹剧的伯尼用他惯常用的温柔方式把阿诺伊的死亡告知给了还没发现这一点的切茜亚,他愉悦地看着小女孩崩溃。

     再一次来到城堡的艾琳娜看到的就是小女孩崩溃的一幕。她对人面兽心的伯尼出手了,然而身为五代血族的她却不敌这名不见经传的血族,意外的是,伯尼却没再和她们纠缠过多,最后只是带着濒临死亡的阿诺伊离开了城堡。

     艾琳娜虽然意外,但更多的注意力留在了小女孩的身上,她第一次见到这个天真乐观的孩子哭泣。

     ——我的姐姐……她被我……杀死了吗?

     ——我明明已经决定和她和好了,我在她院子里喜欢的那棵树下放好了礼物,我……我……

     小孩子的自责,她的伤痛让艾琳娜动容,出于自己的私心,她对小女孩施用了她的天赋技能,于是她忘记了她的姐姐名字,忘记了她所有的一切,从此她的记忆中只剩下了艾琳娜。

     她成了她的姐姐。

     而她偷窃来的陪伴在经历了最初的欢喜,开始越来越觉得沉重,她的负罪感越来越强烈,终于,她也想要从之前的错误决定中解脱出来。

     于是,她带着切茜亚来到了这座废弃城堡。

     “莫里斯,你把阿诺伊带去了哪里?”艾琳娜记得阿诺伊是被伯尼带走了,她一直认为伯尼带走她是因为她并没有死亡。

     “那个小鬼?”提到阿诺伊的名字,伯尼有些扫兴,“已经死了,晦气!我还想救下她继续热闹热闹呢,这么容易就死了,太扫兴了!”

     艾琳娜明显一愣:“死了?”

     伯尼道:“不然呢?她摔下去后头骨全碎了,哪还能活得成!”

     艾琳娜不禁看向切茜亚,后者茫然无措地无声哭泣着,她觉得很难受,但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难受。许宁见了也觉得难受,她一直很喜欢切茜亚,这也是她这么关注她的事的原因所在。

     “西维尔,你刚才的应承可以实现了,上去揍那货一顿吧,他说话太臭了!”许宁捅了捅西维尔的腰眼,“同为血族,他怎么就那么让人喜欢不起来呢!”

     西维尔的关注点有点偏:“你的意思是你对我喜欢得起来?”

     许宁满脸黑线:“我的意思是,你现在只要知道你即将要做的就是上去干架就行了,喜欢不喜欢这类腻死人的问题咱们能换个场合再谈吗?”

     西维尔做了个绅士的回礼:“遵命。”

     许宁嘴角抽抽,有点受不了他不分场合的贵族做派。

     西维尔笑笑,转向伯尼时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伯尼·莫里斯,因为你随意狩猎人类,违反了《血族与人类共处法则》,我代表黑暗界制裁你,将你驱逐流放到黑暗界边界无边噬魂界,如果你在制裁过程中反抗,我将不保证你的生命安全。”

     无边噬魂界是黑暗界的流放之地,那里是犯了重罪的血族的监狱,进去后将永远不再有机会出来。

     西维尔的话翻译过来便是,伯尼·莫里斯你这个血族败类,我要把你踢进监狱里蹲着,别想着反抗,会要命的!

     伯尼·莫里斯听了忍不住嗤笑出声:“噗!三代血族的制裁?没意思透了!血族界尽是些守着死规矩的提线玩偶!规则?只有弱小的生物才会想要守着规则以求自保,血族是强大的物种,他们应该是自由的,是随心所欲的,是能俯视众生的存在!人类,蝼蚁而已,能为血族提供点乐趣便是他们活着的价值!”

     伯尼·莫里斯说到这里脸上出现了一丝落寞:“然而真正懂得这一点的只有二代血族……”

     西维尔微皱了眉头:“二代血族?”

     许宁见他脸色不对,问道:“怎么了?”

     西维尔语意不详地提了句:“那是血族界遗落的一族。”

     是的,二代血族是黑暗界遗落的一族,大约在五百年前,二代血族离经叛道肆意狩猎人类,惹怒了黑暗界,被血族联合围剿,一场血战过后,二代血族完全消失在黑暗界历史上,所以被称为遗落的一族。

     也正是二代血族的出现,人类与血族的共处法则才正式被列出,为了维护人类的生存,也是为了血族能够更好地延续下去。

     “你是二代血族?”西维尔问伯尼。

     许宁与艾莉娜纷纷瞪眼,显然没料到事情会发展至此。

     “当然。”伯尼笑得邪肆,“所以你还要制裁我吗?小三代?”

     血族等级森严,一般来讲,越靠前的血族越强大,五百年前血族大战,也是因为有初代血族出战才压制了猖狂的二代血族,而现在初代血族大多沉睡了,并且很久没有出来活动过。

     “放心,我想要的只有这个人类而已。”伯尼指着许宁,“除此之外,我都没有兴趣,西维尔你可以离开,艾琳娜也可以,你们都可以安然离开,我不会阻拦。”

     西维尔看着他,看着看着突然笑出声来,他放松了姿势:“然而,我唯一不能舍弃的也只有她而已。”

     温柔的语气,却像誓言一样坚定。

     许宁心中一动,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半个音节。她虽然看得不是太明白,但有些事她还是知道的,比如说,伯尼很厉害,很可能比西维尔更强大。

     但是,她却一点不担心落入伯尼的手中,因为西维尔让她十分安心。

     这一刻她甚至想,她的任务能轻松完成,她能拿到西维尔的眼泪了——

     只要她死了,西维尔会为她哭泣。

     然而,她并不想用这样极端的方式与西维尔告别。这一次,她想好好的和她的朋友告别,不会像之前的世界一样那么仓促那么无奈。

     “太贪心可不好,奈略特公爵。好吧,你既然不想这么做,那么我给你另外一个选择……”伯尼笑得悠然自在,“你们都死在这儿吧。”

     说完身形一闪,整个人从原地消失了。几乎是同时地,艾琳娜被人带动着狠狠地撞击在墙壁上,朽烂的壁画簌簌被震落一地。

     “啊!!”被艾琳娜反应及时,重重推开的切茜亚惊叫一声,她的惊叫声点醒了许宁,她这有点才反应过来,而这时西维尔已经朝着伯尼的方向掠去,想要上前解救艾琳娜。

     他们缠斗在一块儿,以许宁的视力,她很难辨清他们的动作,只能看到几道影子闪来闪去。

     几分钟后,有人从战圈里飞了出来,跌落在地面上,发出好大一声响。

     “艾琳娜!”看清了跌倒的人的面容,许宁朝她疾奔过去,中途却被一双手拉住了,她跑得急,拉住她的人被她拉动着跌倒在地后滑出了几米,地面的玻璃碎渣擦伤了那人的脸,那人却没事似的迅速爬起来,着急地四周“打量”。

     “夏里姐姐,姐姐怎么了?”

     “切茜亚……”艾琳娜刚才受伤不轻,嘴角咳了不少血,她看着急着寻找她的小女孩喃喃了一句,很快,她的目光又变得简单起来,她转向许宁道,“你带着切茜亚先离开这里。”

     “可是……”许宁有些迟疑。

     艾琳娜垂眸,过了一会儿,又张嘴道:“求你。”

     “……”

     许宁心中震颤,一直女王一样的艾琳娜竟然开口求人……

     “带她离开这里。”艾琳娜擦了擦嘴角的血,又站了起来,眼角显露出了几分落寞,“我不该带她来的。”

     艾琳娜在和切茜亚相处过程中,意识到自己当初的举动有些钱考虑,想要把小女孩对她姐姐的感情换回去,然而她错估了伯尼的身份,也没想到被伯尼带走的阿诺伊真的已经死去了……她再一次做了个错误的决定,把她……爱着的那个小女孩带进了危险之中,她现在能做的,只有保证她的安全而已。

     许宁被艾琳娜眼中的落寞触动,她看了一眼西维尔的方向,也做了决定。

     “好,我带她离开。”她说。

     “夏里姐姐,你在哪儿?姐姐,你……”

     许宁不再犹豫,走向正四处寻找人的小女孩身边,蹲下来,温柔地点了点她的额头:“我在这里。”

     “夏里姐姐!”

     “走吧,我带你去找你姐姐。”

     “好……”

     切茜亚刚高兴地应下,就感到颈后一疼,整个人晕了过去。许宁收回敲晕小女孩的手,抱住软下去的小身子,抓紧时间离开了房间,往城堡外跑去。

     月光照耀的雪地明晃晃的,许宁抱着切茜亚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幽冥山下跑,不知多久后,她怀中的女孩醒了过来,而此时她们已经能看到不远处的房屋了。

     “姐姐……”悠悠转醒的切茜亚攥了攥许宁胸口的衣服,有些迷糊地叫了句。

     “冷吗,切茜亚?我们快回杂物铺了。”尽管心事重重,但许宁还是努力维持着笑脸,“半夜跑出来,范妮阿姨该骂我们了。”

     “杂物铺?”

     “是的,杂物铺。”

     切茜亚立马瞪大了眼:“不,我不回杂物铺,我要去找姐姐!”

     “你姐姐已经在家里生好了火炉等着我们呢。”许宁笑着安抚她,但效果并不好。

     “你骗我!姐姐才不会离开我先走呢!我要回去找姐姐,她一定还在那个奇怪的古堡里,她遇到了危险了,我不能离开她。”

     “她只是被耽搁了,一会儿就回来。”

     “可是她流血了,我闻到了,是……血液的味道……”切茜亚无神的双眸渐渐染上了泪光,“姐姐……姐姐她要死掉了吗?她流血了,她……我不想她死掉,我不想!我要去找她,对,我必须得去找她!”

     切茜亚激动地挣扎起来,许宁抱她不住,被挣开了。得了自由的小女孩胡乱地跑走,却一角陷进雪里绊倒了。许宁赶紧跑上去,双手用力抱住她。

     “听着切茜亚,你不能再像个孩子一样。你的姐姐为了你正在战斗,她希望你平安,所以请求我带你离开。你明白吗?你的姐姐正在为你战斗,你不能前去让她分心!你知道的,你去了也不能帮助她,那是一个强大的敌人,她需要全力以赴才能战胜,而你在场只能成了她的负担。”

     小女孩许是听进了她的话,挣扎的力道渐渐弱下来。

     “听话,你的姐姐会没事的,我现在就带你回杂物铺,然后再回到城堡去。”许宁在切茜亚的额头亲碰了一下,“你放心,我会带着你的姐姐回来的,我保证。”

     小女孩完全镇定了下来。

     “真的会回来?”

     “是的,我可以向你保证。”

     小女孩点了点头。许宁松了口气,牵着她往杂物铺的方向走,半个小时后,她们到达了目的地。

     “好了,女孩,你可以进去了。”许宁再次低头给了她一个额吻,“不要担心。”

     “嗯。”切茜亚往屋内走,走到一半又停下来,她转身“看”着许宁,犹豫了一下后开口道,“夏里姐姐,请你转告我的姐姐,我爱她,就像爱着阿诺伊姐姐一样。”

     许宁目瞪口呆:“你什么时候……”

     “我一直都知道这个姐姐是不一样的,我记得,却还任性地把她当作别人,我真是太坏了。”切茜亚握拳,“请你一定要带着姐姐回来,你要让她知道,我在等着向她道歉。”

     许宁看了看她,应了句:“好。”

     切茜亚完全离开视野后,许宁才转身离开,往回走的时候,她在脑海内问系统。

     “222,这次离开能给我时间让我和这个世界的朋友告别吗?”

     系统久久没回复她。

     许宁自嘲一笑:“好吧,我知道了。”

     回到城堡距离那个房间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的时候,许宁就听到一阵阵响动传来,她不敢耽搁,拔腿加快了速度。房间越来越近,响动声也越来越让她心悸,终于,她来到了已经有些*的大门——

     她用力推开,房门不开重负的咯吱声刺耳无比,但她却像没听到一样,她的注意力全数被屋内的场景吸引住了。

     她看到了火光。

     炙热的火焰蔓延了偌大的房间,焰舌舔舐着朽坏的厚重帷幕,几个呼吸间便完全将其吞噬,而被火光包围的小圈子里,西维尔等人还打得难舍难分。

     许宁难以顾上向她蔓延来的大火,努力分辨着西维尔的身影,只是以人类的视力来说,这是一件艰难的工作。

     “222,你能让我的视力变好一点吗?”她急得只能求系统,“我只求你这一次,真的。”

     系统依然没回复她,就在她绝望的时候,她突然发现她眼前的一切有了明显的变化,她分明感受到了,她看得更清楚了。她一愣,不禁笑了笑。

     “222,谢谢……”

     道谢的话说到一半,她蓦地打住了。

     她看到了对于她来说难以接受的一幕——

     伯尼·莫里斯带着不容忽视的力量刺向了西维尔的胸口……

     她突然想起了在某个夜晚,俊美的血族公爵拉着她的手将它放在他的胸口,问她能感觉到什么,他告诉她,对于血族来说,运动并不是生命之源。然而……如果心脏受到了重击,就算是血族也是会死掉的吧……

     她不想看到有人死在她的面前,特别是当她面前这个人是西维尔的时候。

     一瞬间,真的是一瞬间的事,许宁想了许多许多,她想到了女仆黛拉,想到了艾琳娜切茜亚,想到了范妮阿姨,想到了西维尔,想到了与他的初识,想到了与他的那个吻……不想承认,其实还挺心动的……

     一瞬间……然后……她感受了疼痛,伴随着疼痛的还有一种不陌生的感觉,那是属于生命流逝的感觉,在之前的每个世界里,她都亲身体验过了。

     是的,她知道她快要死了。

     就在刚才,她因为不希望看到西维尔死掉,她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潜力,扑上去替西维尔挡了一下。这原本只有血族才能办到,正常人类就算是潜力激发也不可能达到这样的速度,但是她还是赶上了。哦,好吧,也许被系统附身的她根本算不上正常人类。

     许宁被自己的小幽默逗乐了,她想笑笑,却因为疼痛,这个笑容变得特别难看。

     “嘿,亲爱的公爵大人,你在发什么呆?不是说好替我走那个家伙一顿的吗?怎么还傻站着?”

     许宁的双手攥着伯尼深插|入她身体里的手,身后靠着一动不动的西维尔,忘了动作的不止西维尔,伯尼也因为太过意外而没有动,除此之外还有艾琳娜,她瞪大了眼,似乎被吓到了。

     “小豆芽,你……”

     “夏里……”西维尔的声音有些颤抖,“你,你这是在做什么?”

     “视力不行跑错地方刚好跑到战圈里了而已,打扰了你们真是不好意思。”许宁扯了扯嘴角,“真糟糕,看来我要死了……西维尔,我能提一个无礼的要求吗?”

     西维尔从身后抱住了她,没说话。许宁能感觉得到,他的全身都在颤抖。

     “西维尔,为我流一滴眼泪吧。”她说。

     西维尔把头深深埋入她的脖颈,说道:“血族是不会流泪的。”

     他这么说着,许宁却感受到了有什么凉凉的东西滑进了她的颈间,她知道,那是西维尔的眼泪。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务,请宿主做好进入下一个世界的准备。”

     “222,我发现你比我无情多了。”许宁在脑内回复系统,语气无力。

     “夏里,有件事我想告诉你。”西维尔依然将头埋在她的颈间。

     “什么?”

     他微微抬起头,在她耳边轻语:“我喜欢你,这件事,不是开玩笑。”

     许宁已经开始散开的焦距因为他的话重新开始凝聚起来,她低笑了声:“你不是第一个这么对我说这句话的人。”然而,我却恍惚觉得你们是同一个人。

     噗,果然是流血太多,感觉系统出现问题了。

     “你这么说我会不高兴的。”西维尔道。

     许宁问:“所以?”

     西维尔道:“回答‘我也喜欢你’就好。”

     许宁笑笑。

     她看向眼中难藏哀戚的艾琳娜,说道:“艾琳娜小姐,有个人让我告诉你,一定要回到杂物铺去,有人在那儿等着你。”

     艾琳娜眸光闪烁。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动作的伯尼·莫里斯突然抽回了自己的手,他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赤红血液,伸出舌尖舔了舔,愉悦地笑弯了眉眼:“啧,又快死了一个,可惜了!不过……这场爱恨离别的戏码我也看得心情不错。”

     艾琳娜一听,二话不说直接对着他来了一拳,被他轻松躲过。

     另一边,西维尔却完全没关注他,他只是抱着渐渐虚弱下去的许宁,贴心地给她理了理头发:“夏里,你困了吗?”

     “……是啊,好困。”她虚弱地半闭着眼。

     西维尔温和地喃语:“那就睡吧。”

     “……好。”

     说完,许宁疲惫地闭上了眼。

     ……

     几日后,一家生意火爆的酒馆内,醉意朦胧的酒客高声阔谈着莫里格拉的趣闻,他们谈到了幽冥山上的那场大火,谈到了从大火中走出的俊美男子,谈到了男子怀里抱着的已经死去许久的年轻女子。

     “……他满身是血,低头温柔地对怀里的女子说着话,就好像她还活着一样。他的身后,那燃烧着的城堡尖塔上似乎还绑了一个人,他大声咒骂着,不甘地成了那场大火的祭品。”

     都传幽冥山上闹了鬼,从此没人再踏足那片焦土。

     莫里格拉又下了一场大雪,一辆普通的马车驶出了小镇,马车在雪地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辙印。马车内,切茜亚依恋地依偎着艾琳娜。

     “西维尔哥哥不和我们一起回去吗?”

     艾琳娜从窗户处看着被甩远的莫里格拉,叹息道:“他有他的决定。”

     又是一日,莫里格拉小镇上的一处冷清的杂物铺前,一名穿着厚厚棉服的女子推开了杂物铺的门,门前的街道铺满了雪,调皮的孩童在街上推攘嬉闹,俊美的男子就站在屋檐下静静地看着他们,他处在迎风口,风微微牵动他的单薄的衣裳,他却无知无觉似的,将背挺成一棵孤傲的松。

     他身在这个世界之中,却又好像在这个世界之外。

     走出铺子的女子不喜欢他的这个样子。

     “你杵在这儿干嘛?”她小跑过去,轻轻地推了下他。

     男子颔首微笑:“等待我的姑娘。”

     ——西维尔,你的天赋是什么?

     他没有告诉她,他的天赋是轮回,在他的技能范围内,他可以把某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无限次地轮回重复,直至他死亡。

     几年后,莫里格拉的又一个雪天,女子一如既往地推开杂物铺的门,她跑过去,问站在街边屋檐下的男子。

     “你杵在这儿干嘛?”

     “我在等你啊,我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