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娱乐圈那些事1
    许宁觉得头疼得厉害,她睁开眼,模糊的视线中她看到了站在她床前的小白菜。她伸手揽过他,并将自己的脸埋入他的颈窝。小孩子的奶香稍稍安抚了她的头痛,她沉沉地呼出一口气,恍惚间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

     “宝贝儿,你今天似乎比昨天小了些。”她用慵懒的充满睡意的语气说,说完之后又闭上了眼,似乎要睡过去了。

     被她略微压低身子的孩子有点不适应她的亲近,他的身体略显僵硬,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愣愣地看着虚空。当暖暖的呼吸打在他的颈间,他的眼睫颤了颤。

     许久,他僵硬的身体开始软化,他垂在两腿边的手动了动,于此同时,抱住他的人却放开了他,转了个身背对着他。

     他刚抬起的小手什么都没碰到,落在了被单上,有些落寞地戳了戳。

     当然,睡过去的许宁无缘见到这一幕。

     许宁再次醒来的时候,床前已经没了小白菜的身影,她恍惚觉得自己做了个梦。她呆呆地坐在床上,将锈蚀掉的大脑重新启动之后,她发现自己真的做了个梦。

     她梦到自己被一辆甲壳虫给撅飞了。

     她将它鉴定为“梦”的依据来自于自身——除了头有点疼之外,她全身上下完好无缺,一点不像是车祸女主角。因此,她觉得那应该只是一个梦,尽管它真实得让人心惊。

     也许是因为做了一个不祥的梦,她觉得整个人像灌了铅似的沉甸甸地重,当她从床上下来脚到地上时,这种疲倦的感觉更明显了。她用双手揉着犯疼的额角,晃悠悠地飘出了房间。

     屋子安静得呼吸可闻,许宁也不觉得奇怪,她适应良好地晃到了隔壁房间门前。房间的门没关,透过缝隙,她看到了门内儿童房的布景。

     她的眉眼间渐渐染上了笑意。

     她推开了门,房间里背对着她的男孩儿并没有因为她的行为回过头,他低着头专心地玩着积木游戏。

     “嘿,菜菜……”许宁的声音蓦地卡住了。

     她的异常终于吸引了小孩的注意,他手里拿着一块儿积木转过了身,抬头看着她,皱眉:“不是菜菜。”

     “哦,菜菜。”许宁敷衍道,脸上的震惊收敛了一些。

     交涉失败,男孩撇了撇嘴,又转身回归了自己的游戏。

     许宁默了默,而后走近他。她蹲下来在小孩儿的头顶上胡乱撸了撸,直到撸出一个潮流发型,这才放过了他。随后,她坐到他对面,一手指戳垮了他的“城堡”。

     “菜菜啊,你咋变得这么幼稚了呢?”

     她口中的小白菜淡定地捡起积木继续砌城堡。

     于是,许宁有幸见证了一座城堡的建立全过程。

     当然,她的心思并不在城堡上,她现在的心绪很乱。谁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儿子缩水了都得乱!是的,缩水了!老天,如果她的记忆没出错的话,她家小白菜现在愉快地玩耍着的应该是数独,而不是更加童真的积木。

     哦,这并不是说童真的积木不好。重点在于,她六岁的儿子一夜之间回到了两年前的模样!

     纵然心理强大如许宁,现在也有点凌乱了。

     “柏子衡同学,你过来一下。”虽然惊讶到了极点,但她并没有过多地表现在脸上,她朝他招了招手,试图将他唤到自己的身边,再仔细打量打量,尽管她已经用了一座“城堡”建立的时间来打量过了。

     好吧,她只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抹平内心的惊诧罢了。

     可是,被她招呼的柏子衡童鞋并不配合,实际上,听了她的话,他连头也懒得抬一下,更别说听话地过去了。在他的世界里,他似乎觉得给自己的城堡砌上一排围墙要比乖乖听她话过去要有意义得多。

     “做什么?”他一边动手砌围墙一边说。

     他的反应小小地伤害到了许宁。她一边僵硬地勾着嘴角笑,一边在心里默默地诅咒着某人。她想,她家宝贝之所以会养成这样不可爱的性格,完全归咎于那个人。

     都是因为那人在小白菜塑造性最好的年纪对他施展了极度不正规的引导,让她可爱的儿子变成了现在这样!

     她的内心里进行着剧烈的心理活动,脚下却不耽误,一寸寸地磨蹭过去,最终蹭到他的身边。她抬起手又想染指他的头发,然而在后者的瞪视下,只能不甘地落在他的肩上:“小白菜,你多大了?”

     这下,人家连敷衍她的心思都没有了。

     可是她不放弃:“别这么冷漠嘛,菜菜。”

     柏子衡童鞋有些不堪其扰,他综合以往经验,意识到这位缠人的家长同志不得到答案不会罢休,多少有些无奈:“你都25了,能别再这么幼稚了行吗?”

     被一个四岁的孩子指责幼稚多少让人有些羞赧的,可是,许宁不在这些人范围内,她的脸皮与她强大的内心相互呼应互成正比。小小的语言攻击并不能动摇她丝毫,于是她故作羞射掩面状:“原谅我,我没想到自己还这么年轻呢。”

     攻击无效,小白菜无语地看着她。

     许宁好心情地甩了他一个媚眼。

     小白菜:“……”

     实际上,许宁并不如她表面上表现的那么平静。

     25岁?

     是比她想象中要年轻了些,如果她记忆中的27岁生日真实存在的话。

     许宁沉思着,尽管小白菜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可是她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知道的。她能保证自己的记忆并没有出现差错,所以,唯一能解释这一切的便是——

     未知原因的,她重回到了两年前。

     也许曾被她定义为“梦”的车祸事件真实发生了,而且那场车祸还导致了她重回两年前?

     她这么想着,一边在脑内询问。

     “222,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机械毫无起伏的的声音在她脑内响起,回答了她的问题。

     “叮,因为宿主发生严重车祸,寄体死亡,为了任务继续下去,所以把时间调回到了两年前。”

     “……”许宁无语了半晌,“所以我之前两年的成果就白费了?”

     “叮,容我提醒一下,你之前的两年内并没有什么成果。”

     许宁:“……”

     她彻底沉默了。

     “叮,请宿主加快任务进度。”

     许宁听着脑海的声音,低着头微微出神。

     事情的发生堪称离奇,就在不久之前,她因意外事故死掉了,原本以为一生就这么匆匆过去了,可是就在这时,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机械声音,它向她介绍着所谓的系统,并告诉她完成系统任务后,能够重获新生。

     许宁眷念原来的生活,于是她应下了。

     这是她接下的第二个任务,而她的第一个任务失败了,222说过任务失败会有惩罚,但她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这个惩罚依然不见踪影,她开始相信,所谓的惩罚只是222的危言耸听。

     在这个世界里,她寄身的人叫黎孟,是g市三大名门之一的黎家唯一继承人。

     作为黎家的继承人,原主黎孟享有的自由比其他豪门继承人要多得多,她没有被逼迫学习管理家族产业,而是选择了自己喜欢的工作,但作为交换的是她的婚姻自由权。20岁那年,黎家与g市名门柏家联姻,联姻的主角就是黎孟与柏家的二公子柏原。

     虽然柏家和黎家是世交,但黎孟和柏原的接触并不多,因为这个柏家的二公子生活在国外的时间比国内多多了。相比于他,她和柏原的哥哥柏易要熟悉得多。

     两家联姻的事给了黎孟莫大的压力,在婚礼前一天,爱慕着影帝程慕延的黎孟自杀了,而这一天,许宁附身于黎孟,并代替她与柏原结了婚。

     家族联姻的悲剧就在于此,两人婚后感情一般,甚者,在刚结婚那会儿,许宁明显感觉到柏原的排斥与抗拒,婚后两人虽然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但也仅限于此了,两人各过各的,泾渭分明得很。

     婚后一年,许宁生下了小白菜。

     小白菜的出生来自一个意外。

     许宁曾经亲身验证了一个真理——酒后乱|性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虽然恶俗,但这就是事实。于是和柏原一夜风流,小白菜就这么出生了。

     在任务的世界有了一个与自己羁绊颇深的孩子,这在许宁的预料之外,也让她隐隐觉得有点不安。

     小白菜一天天长大,他的长相越来越偏向自己,这让许宁觉得很欣慰,原本的不安也渐渐被抚平。

     系统222给出的任务是获得柏原的信任。“信任”一词的定义感性而模糊,许宁看得出柏原是个心防很重的人,为了得到他的信任,一步步靠近他。她把战线拉得很长,因为带着目的性的接近太过刻意只会加重他的防备。

     后来两人意外有了孩子又生活在同个屋檐下,关系改善了不少,至少算得上朋友了。

     但她依然没听到222关于任务成功的信息提示。

     普通朋友的程度并不能得到柏原的信任,她还需要继续努力。

     “叮,请宿主加快任务进度,宿主停留在这个世界太久会致使这个世界崩塌。”

     许宁:“……这么重要的信息,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好吧,任务拖这么久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许宁不着急,因为她原来的世界在她任务期间是时间静止的,她不需要担心再回去时已是物是人非。也因为不急,她甚至在重生前凭着个人爱好开启了娱乐圈这个和任务完全无关的路线。

     这次重回到两年前,她一定不能再这么任性地加入娱乐圈了。

     “叮,宿主不能改变寄体人生基本轨迹,否则会导致世界崩塌。”

     许宁嘴角抽了抽。

     “222,到底什么程度才能算柏原信任我了?”

     “叮,不可告知。”

     “……好吧。”再次得到这个答案,这在许宁的意料之中。

     她把系统抛出的消息消化掉后,走出冥想状态,看着小白菜有些感慨道:“菜菜啊,你知道吗?两年后,你妈我要成为影后!知道什么叫影后吗?就是在娱乐圈地位超然享受众人崇拜与喜爱的人!”

     小白菜不知道什么叫娱乐圈,但是这并不妨碍他质疑她说的话的真实度。原因?他很难想象有人会喜欢上她,而且个数还是超越了“一”的“众”。

     实际上,许宁也真没成为影后。虽然她以25岁的高龄挤进了一群鲜肉聚集的娱乐圈,也因为人脉资源丰富,有幸参与了影帝程慕延主演的电影,博得了些关注,一举跃上二线的边缘,但与影后还有不小的差距。

     然而,作为一个智商情商双正常的家长,她是不会放过这个在自家孩子面前树立高大形象的机会的,尽管她借以树立榜样的真相不那么真。

     可是,这谎言撒得简直天衣无缝。当事实无迹可寻,谎言也变成了真实。许宁同志的人生语录中如是记载。

     于是,许宁大言不惭地给自己封了一个“后”的称号,在她还没进娱乐圈的现在。

     “菜菜,也没有觉得我很厉害啊?”许宁越想越得意,仿佛自己真的已经是影后了一般。既然她已经是影后了,那么身份肯定也就变得不一般了,既然身份不一样了,那么做一点她之前不能做的事肯定也是能行的!

     于是她很心安理得地把魔爪搭在了小白菜的头顶,给他撸了一个更加潮流的发型。

     ——不要试图和她讲逻辑,从她出生那刻起,逻辑就被外星人给劫持了。

     顶着一头炫酷发型的柏子衡童鞋沉默了。

     许宁一看乐了:“小白菜,你这样可真傻!”好像造成这一切的不是她似的。

     所以说,四岁的小白菜很坚持,没有人会喜欢这种个性恶劣的生物。

     许宁却在笑闹中心情越来越平静了。尽管不知道她重生的原因,但是她还有自家宝贝陪着,她就不会茫然。

     “宝贝儿……”许宁酝酿着情绪,正想来次爱的表白,手机铃声响了。

     被打断了的许宁沉默了片刻,默默地进了隔壁的房间,捞起床头柜上正响得欢的手机,看也不看便接通了,并赶在对方说话前说道:“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事情,请十分钟后打来。”

     电话的那头沉默了下来,就在许宁认定电话为非重要来电准备挂机时,那头适时开了口,声音略显低沉:

     “把书房桌上的资料给我送来一下。”

     许宁:“……”

     电话那头问道:“很忙?”

     许宁当然不忙,除了她没有完成的爱的表白,她闲着呢。只是……

     听着熟悉的声音,她沉思了小会儿:“送个资料什么的,当然是可以的,只是……你在哪儿呢?”

     虽然回到了两年前,可两年前发生的事毕竟和昨天发生的事不一样,哪能事事都记得呢,人的大脑也不是靠存档的啊。

     她的话音一落,电话里只剩下了呼吸声。

     良久——

     “你在闹什么别扭?因为昨晚的事?”电话的那头这么说道,“大家都是成年人,幼稚也要有个限度。”

     许宁:“……”

     她怎么觉得,昨晚应该是个……很有故事的一晚?